(星島日報報道)有「公職王」之稱的前醫管局主席梁智鴻首度親筆出書《理性的呼喚──從手術室到社會大舞台》,書中大談多年自己的專業及公共服務生涯,並分享自己與父親的感情、處理沙士、標準工時、任職立法會議員等經驗。他坦言,現時太多人只認為自己的觀點是正確,導致社會過於政治化及分裂,希望著作可推動社會求同存異,促進更多理性討論。

  梁智鴻推出個人著作《理性的呼喚──從手術室到社會大舞台》,設有中文及英文版本。首次回顧自己多年的專業及公共服務生涯,從中反映香港的轉變,亦披露本地醫療制度運作及重大醫學成就背後的種種內情。梁認為,現時社會過於政治化及分裂,「每個人都想自己是對的,字典裏沒有we和us(我們),只有me和I(我)。」他希望,透過書本闡述自己的經驗,令社會可互相幫助,求大同存小異,令社會更加理性。

  梁智鴻笑言,寫書難度不大,只用五個月便完成著作,「是在兩個手術中間,沒有東西做,便坐在地下寫書。」他又坦言,著書的原因,除了希望提醒自己在社會的經歷,更重要是向太太、兒女及朋友表示歉意,「這些年來,我因公忘私,忽略了他們。」

  書中的前言為「我的醫生父親」,梁智鴻憶述,父親畢業後到當時十分偏僻的香港仔行醫,為當地漁民服務。他談及父親曾在八號風球期間,上船為漁民接生,「當時漁民沒有太多金錢,最後送了一斤蝦和鹹魚給父親。」他認為,父親的行為是彰顯行醫以人為本、仁心仁術的精神,並受到父親的啟發選擇行醫之路。

  港鐵香港大學站有一幅描述港大百年歷史的牆,梁智鴻指,當日參觀歷史牆時在一張港大學生的合照中,發現了父親亦在其中,便即時叫弟弟一起與父親「合照」,又笑言自己的髮型與父親一樣是中間分界,但父親比自己英俊,呼籲讀者有興趣可在歷史牆尋找父親的蹤影,或在書中查看答案。

  梁智鴻坦言,擔任公職多年最深刻莫過於二〇〇三年的沙士一役,雖然最終承擔政治責任辭去醫管局主席一職,但強調由始至終醫管局並無犯錯,亦證明公共衞生的重要性。他又認為,免費醫療雖然有重要性,但亦導致濫用問題,形容是「成功的失敗者」,因此在醫管局任職時便引入急症室收費,最初提議收取二百元,但因政府反對,結果調整至一百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