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訊)總理杜魯多在與新任安省省長福特首次正式會晤之後,因在接收難民問題上受阻,而指責福特不了解加拿大根據《難民公約》所應承擔的義務。然而,卻有難民法專家指出,杜魯多誇大了國際難民法,給加拿大追加的義務。

據《國家郵報》(National Post) 昨日發表律師兼約克大學難民法教師巴魯奇斯基(Michael Barutciski)的文章指出,《難民公約》的有限保護條款,並未要求加拿大向在邊境出現的每個申請人提供聽證。他認為杜魯多歪曲了這一歷史性條約中的義務。《難民公約》承諾締約國保護難民,但「保護」一詞比杜魯多暗示的要更加含糊不清。

雖然在許多情況下,這可能意味申請人可以在其難民身分申請進入正當程序並從中受益,但這些義務並非明確,而且取決於若干因素。最近一波非法入境難民潮令許多加拿大人感到擔憂,並引發了關於使用「非法」一詞的政治化辯論(這與「犯罪」不同)。

公約未要求難民申請人聽證

然而,從保護角度來看,這方面並不是最重要,因為根據《難民公約》,所有難民申請人都可以被送回到安全的國家。儘管美國白宮採取了有爭議的政策,但就目前而言,根據加拿大法律,美國仍被視為一個安全的國家。

在這一1951年訂立的條約中,沒有任何地方提及關於難民身分程序的內容。甚至在其46項條款中均未提及「庇護」一詞。最相關的義務見於第33條,其中規定難民不能返回令其生命或自由受到威脅的國家。這一基本保障與庇護權不同,因為它允許一些靈活性,只要難民的生命沒有受到威脅即可。除非加拿大法院判定美國不再安全,否則將抵達魁北克邊境的難民申請人送回紐約州,不會違反該公約。

另外,《難民公約》還禁止對非法入境的申請人進行「處罰」,但前提是他們需「直接」從他們逃離的國家進來。而從魁北克入境的難民並非「直接」到達。即使他們從官方口岸入境,根據安全第三國協議,他們被送返美國,也算在公約意義上受到懲罰。嚴酷的現實是,公約的有限保護,並不要求加拿大向在邊境出現的每一位難民申請人提供聽證。

作者認為,毫無疑問,安省保守派會批評杜魯多的被廣泛傳播推文,他向難民們暗示「無論你的信仰如何,加拿大人都會歡迎你。」就像默克爾收回了她的不可持續的難民政策一樣,杜魯多應該認識到從長遠來看,誇大國際法律義務無助於難民保護事業。這一點尤其重要,因為他的方法受到焦慮的公眾,以及與他意見相左的省政府越來越多的審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