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記者)公校停課處罰是彭博政府治理公校治安所依賴的手段,而白思豪政府則持反對態度,多次採取措施降低停課處罰率。一些華裔家長對此表示不滿,但一份由哥倫比亞大學學者最新作出的報告為白思豪政府的做法提供了依據,這份報告發現,停課處罰會提高學生缺課率和輟學率,不過提高的幅度十分有限。

彭博政府實行鐵腕停課政策

彭博政府時期,教育局曾經對違反紀律的學生實行鐵腕停課政策,在2011到2012學年中,一度曾經每天平均有100名初中生遭受停課處罰,其中大部分是非裔和西裔。劉醇逸擔任主計長期間,其辦公室曾經發布一份報告稱停課處罰是警局攔截盤查項目的翻版,初中生只有11歲到14歲的年紀,正處於學習如何與人和世界相處的年齡,對這麼小的孩子使用停課處罰手段,只能使他們畸形生長,走上從學校到監獄的不歸路。報告還建議慎用用停課處罰的方法處理違反紀律的初中生,改為採取培訓教師,增僱輔導員和社工等方法改善校園治安。

市長白思豪上任後,基本採納了這些建議,在包括初中在內的所有公校降低停課處罰率。去年年底教育局公布的數字顯示,在2016-2017學年,公校學生出現紀律問題被停課的案例比上年下降6.4%,學生鬧事被拘捕的案例下降8%,校警開出的校園安全罰單下降了11%。在過去五年裡,學生停課率已經出現了34%的下降。

哥大法學院學者Liz Chu和教師學院學者Douglas Ready共同作出的這份報告近日在《美國教育專刊》上發表,報告使用2005年到2011年紐約市的七萬名高中生的數據進行分析研究,發現停課處罰對學生的課業成績影響很大。教育局的停課其實並非讓學生完全不用上課,而是將這些違反紀律的學生帶離原教室,集中在『違紀生專門學校』去上課和接受紀律教育。但報告發現,即使如此,遭受停課處罰的學生數學考試及格率比其他學生低3個百分點,英語考試及格率低4個百分點,這些學生在停課之後繼而退學的可能性增加了2個百分點。同時這些學生比其他學生通過州會考及按時畢業的可能性也低。

本報記者榮筱箐紐約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