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標題:湖南一紙廠“關而不停”,監管“紙上談兵”紀委問責13人

“我在依法查處鴻升紙業過程中,態度不堅決,留下了汙染隱患,給當地居民生產生活環境造成一定影響。”這是湖南省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永順縣環保局局長張立波在檢討書上寫下的話。

鴻升紙業位於永順縣澤家鎮,被當地群眾戲稱為“關而不停”的排汙企業。從發現相關問題以來,州、縣紀委高舉問責利劍,分兩次對13名黨員領導干部和公職人員進行嚴肅問責,最終讓鴻升紙業徹底關停。

汙染環境,紙廠被查封

“一下雨,這臭水就亂流,味道真刺鼻!”

鴻升紙業占地4000平方米,2004年建成投產後,年生產再生瓦楞紙3000噸。2007年,企業進行技術改造,生產量提升到1萬噸,但隨之而來的是環境汙染問題。2017年4月底,中央第六環保督察組進駐湖南後,先後兩次將群眾舉報反映的鴻升紙業長期非法排汙問題轉交湘西州辦理。

接到相關問題線索後,在州紀委、州環保局等部門組成的州環保督察組直接督辦下,永順縣委、縣政府對相關問題開展調查,發現該企業缺少應有的廢水處理設施和應急設施,產生的高濃度廢水通過廠區內排水溝直接外排。

據此,永順縣環保局對鴻升紙業下發了查封決定書,對其主要生產設備進行查封並采取斷電處理,該企業負責人也受到行政拘留10日和罰款5萬餘元處罰。

問責程序同步啟動。2017年5月初,永順縣紀委對7名責任人進行了責任追究,縣政府於5月11日上報了整改報告。

短短一個月,從接到信訪件到完成整改,這場“環境保衛戰”似乎打得很順利。

偷偷接電,被查封後又開工

然而,僅僅一個月後,澤家鎮居民又聞到了那股熟悉的刺鼻味。

2017年6月13日,永順縣環保局在檢查中發現,原本已被查封、斷電的紙廠,不知道何時又偷偷接通了電源,正開足馬力生產著。縣環保局工作人員當場要求立即停止生產,並下達責令停止排汙決定書。

此後,紙廠的“偷產”又兩次被永順縣環保局和澤家鎮政府逮個正著,並都收到了停止生產、排汙的要求。但監管部門的禁令並沒有阻止企業生產的腳步,私自接通的電源仍未斷開。

2018年3月6日,在接到群眾的再次舉報後,湖南省環保督察辦來到鴻升紙業檢查。當日,大雨滂沱,雨水混合著廢水直接進入汙水處理系統。因汙水處理池容量問題,部分未經處理的廢水通過排水溝直接溢出外排。現場檢查中,督察人員還發現排水溝和廠區圍牆外的雨水溝內有明顯的直排痕跡。一切都回到了一年前,一年來的整改形同虛設。

次日,永順縣政府有關領導立即帶領相關人員對鴻升紙業進行查封、斷電處理。3月9日,縣政府依法對鴻升紙業實施關閉。

紙廠終關停,問責再升級

排汙企業多次“偷產”,究竟是誰在為它撐腰?隨即,湖南省環保督察辦對該問題進行深入調查。

“上級主管部門來開展工作,我就負責配合。紙廠的問題都是主管部門的事,與我無關。”面對督察人員,澤家鎮副鎮長向生為自己的履職不到位問題“申辯”。

事實上,向生的反映正是紙廠複工的症結所在。督察人員發現,澤家鎮政府作為生產供電產權方和管理者,對斷電單位監管不到位。

永順縣經濟和信息化局不顧縣長辦公會議提出的“依法依規啟動企業關停退出工作”要求,在紙廠沒有整改到位的情況下出具了符合國家產能政策的證明,幫助企業取得《排汙許可證》。

不僅是前期監管鬆懈,後期的督察也隻是走個形式。

經查,去年6月至7月,縣環保局環境監察大隊在發現鴻升紙廠私自接電恢複生產後,僅是下達“立即停止生產”的監察文書,沒有采取進一步關停措施,致使監察文書成為一紙空文。

職能部門的“紙上談兵”和所在鄉鎮的監管“真空”,不僅為紙廠的複工提供“便利”,也是不作為慢作為的體現。對此,必須嚴肅問責。

隨後,永順縣政府被責令向湘西州政府作出深刻檢查,州、縣紀委監委深入調查後升級問責力度和廣度,永順縣政府、縣經濟和信息化局、縣環保局、縣環保局環境監察大隊、澤家鎮政府的10名相關責任人受到嚴肅問責和相應處分。

來源:中國紀檢監察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