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migiani近年製作腕表方向明確,除精心打磨金屬表身,表面也有很多新創作。今年混合傳統單塊式寶石表面和新切割打磨技術,把原片寶石放在Tonda 1950超薄表身之內,這個方法雖然不是獨創,但製作已昇華到另一瑰麗層次。

  Parmigiani近年的宣傳轉向低調,早前給表迷看到他們真功夫後,又埋頭苦幹重新製作腕表。今次拍攝的三枚Tonda 1950寶石腕表是從未向傳媒曝光,每枚限量五十枚,筆者所知,香港暫時只有一套,只向VIP及腕表收藏家展示,希望讓已擁有Parmigiani的用家更深入了解,就是給「識貨之人」。

  Tonda 1950推出多年來,一直是品牌經典系列,沒有改變表身和細節,相反在表面下功夫,變化不同樣子,甚至找來歐洲Pop Art藝術家合作繪製表面。今年最新Tonda 1950加入原片寶石作表面,包括虎眼石、孔雀石和青金石,有香港腕表迷對筆者表示,這三枚Tonda 1950,排隊預訂都不會有機會買到。

  原塊寶石表面在上世紀七十年代已有出現,但原片寶石會大大增加表身厚度,所以多會配搭超薄機芯。當時的瑞士表壇,能夠生產寶石表面已是了不起,基本上沒有理會寶石紋理或品質。Parmigiani的寶石腕表把寶石表面藝術概念更上一層樓,選用的孔雀石或虎眼石紋理全是對稱,又有獨特賣相,而且在不同室內光線下有獨特視覺效果,好像一幅藝術圖畫般。筆者特別喜歡青金石版本,在中國歷史上,有傳它是修行寶石之一,而西方則早於公元六世紀已有人使用作顏料,甚有歷史故事價值。

  值得一提,新表用PF702機芯,是PF701機芯升級版,動力儲存由PF701的四十二小時,提升到四十八小時,內裏的新齒輪組,能加強上鏈效率。

  孔雀石紋理大多是呈圓形,像這枚表的橫向直紋,極之罕有,切割方法亦有別一般工序。細心留意,這片孔雀石花紋清晰,沒有圓眼孔洞,結構緊密細膩,最重要的橫向紋理是由十二時向下漸漸變深色,直到三時及九時中央位置,又以漸淺色到達六時位置,這種孔雀石的色調效果,在直徑達39mm的表面上是首次看到。在西方人眼中,孔雀石是釋放感情的晶石,傳說可給身體帶來和諧,所以孔雀石腕表極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