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物價高企,出外隨便吃頓飯動輒五十、六十元,偏偏人工持續低迷,讓一班打工仔叫苦連天。兩草老闆Jonathan抱着「賺錢不用賺到盡」的理念,在大坑開了家最低消費「兩草」(廣東話意指二十元)便能「埋單」的人情小店。

  如果問我,兩草這小店有甚麼好吃?我會答:「是上世紀七十、八十年代的香港人回憶。」Jonathan在加拿大長大,是馬來西亞華僑,複雜的背景令餐牌既有港式肉餅飯,又有馬拉肉骨茶。「我已有兩家餐廳,但一直都想開家街坊式小店,但有甚麼天天來吃都不會悶?就是肉餅飯。」店內招牌肉餅飯,他堅持每日新鮮製作,米用出名貴價的金鳳牌,蛋就選香濃的湖北雞蛋,上枱前才淋上秘製豉油。用筷子刺穿太陽蛋,微黏的蛋汁拌着焦香肉餅,讓再優雅的淑女都會不顧儀態大口吃下。「這些食材的確貴一點,但我寧願薄利多銷,大家吃得高興,又有甚麼所謂?」快人快語的Jonathan笑說。

  店子雖小,但做事絕不馬虎,開店前Jonathan便用幾十斤豬肉熬煮湯頭,他從石油氣罐般的罐子倒些給我喝,清湯嘗到豬肉的天然甜味,還每天新鮮熬煮肉骨茶。「我只加山打根胡椒和蒜頭,曾經有客人說,甚麼都好,就是欠了點藥材味。」他苦笑說:「確實半點藥材都沒下,我不知道怎樣是正宗,但這是我從小喝的味道。」微辛的胡椒香漸漸滲透喉嚨,溫暖舒服,如果愛吃海鮮的話,可以點鮮蝦口味肉骨茶,增添鮮味。

  再來碗滑蛋叉燒飯,叉燒是附近一家燒味店供應,Jonathan將叉燒切得小粒,方便食客能一次過將蛋、叉燒和米飯放入口,又是一道令人「埋頭苦幹」的美食。店內裝修簡單,但由閘外掛着的綠色簾子,到牆上的海報全由Jonathan一手一腳製作,絕不假手於人。「貪玩嘛!」他摸摸頭笑說。因為貪玩,他每天早上八時回到餐廳做準備,晚上十一時回家,累得趕不及上牀,已倒在沙發大睡,難得的假期亦回來讓我做訪問,足足與我聊了兩個多小時。對待餐廳、食物和客人,都是如此認真地貪玩,讓我深深敬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