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水月一(黃子翔),吸吮上世紀九十年代廣東歌的奶水成長,及後受外國另類音樂熏陶,近年回溯華語音樂。現於報章撰寫樂評,發現音樂汪洋浩瀚、個人才疏學淺。網誌:watermoonone.blogspot.com。

  踏進七月,暑假到了,學生哥學生妹,拋下書包,嬉戲遊玩,最快樂。炎炎夏日,悠悠長假,當然要一班人度過,聽聽不少樂團、組合,回到校園時,憑歌寄意、字裏行間,齊齊高呼暑假來了,真箇熱鬧!你最想跟哪個樂隊組合「放暑假」?

  對七十、八十後來說,最想念的,要算是某年仲夏,跟Beyond放暑假。一九九一年,《Beyond放暑假》在無線電視播映,一共十二集,「高溫灼熱你心,青春正在燙滾Oh Yeh,繽紛色彩好比奧運,人如潮身體搖搖扭扭雙腳猛蹬」,樂迷觀眾肯定難忘《高溫派對》這首開場主題曲吧!《Beyond放暑假》是一套綜藝節目,Beyond四子個個青春活力,在鏡頭前扮扮學生哥,踢踢足球,攀攀繩網,追追女仔,答答愛情信箱,講講當時年輕潮物,也當然少不了唱唱歌,亦有嘉賓輪流上場。

  上世紀八十、九十年代,香港樂壇興起了樂隊潮,而夾Band當然也是青春男女青春事,音樂、電影等流行文化滲透力固然強勁,電視更能入屋,樂隊不難成了年輕人偶像。

  Beyond有《Beyond放暑假》,太極樂隊也有《莫負青春》。這首歌由因葵作詞,盛旦華作曲,「讓信念信心來伴我暑假多鼓舞,身邊太多計畫完全要做,是訓練探討願望我他朝終得到,辦事能力來日漸漸更高」,眾人高呼「讓我去找理想」,志比天高的年輕人,就最合聽了。此作收錄在《沉默風暴》裏,碟內還有《青春潮流》、《亞基拉》(跟日本著名動漫大師大友克洋的經典作品同名)等唱頌年輕文化的歌曲,另有一首名曲叫《留住我吧》。

  二〇〇〇年後,樂隊、組合縱然變了樣,還是有以暑假為伴的作品。Twins(「以後我都冇掂過個結他,至於暑假……」《眼紅紅》等)、Boy'z(「為祝福暑假獻花」《大家》等)這些一代青春偶像組合,當然有不少講及校園、上學、下課、暑假的作品。另外,由Eric Kwok(郭偉亮)和Jerald(陳哲廬)組成的Swing,唱過由周禮茂作詞的《突然感動》:「熱烈當跟暑假去戀愛,結局未說繼續留下懶離開,汗滴了每滴也很精采,給以後存在。」和緩曲調,輕柔歌聲,又是一個叫人記念的「暑假」。

  農夫的《學海無涯》,道盡學生哥的苦惱心事,風趣也貼地:「望住塊黑板日日都咁刻板,食完個早餐仲有冇零用錢食晏,Bio堂要入Lab學下劏牛眼,點知一劏就爛同學仔攞嚟玩」,還有「萬卷書萬里路,紅雨好黑雨好;八號風暴,在早會中我禱告」,所以嘛,還是「就等多一排,放得暑假我個人鬆晒」。

  今天已長大成野佬的野仔,二〇一〇年唱了一曲《中學生應該談戀愛》,少爺占作詞,何兆基作曲,「終於高考,回校想偷偷拖你,一天千千萬萬短訊往返,一霎眼,剩下這暑假,春天已過,綻放的花沒結果」,還有「最後暑假,派對始終都要散」,Pop Rock風味,歌詞格局似是那些多以「暑假」為牽引,憶起甚至留戀校園初戀往事的主流情歌,而「不見不散,愛到冬天不怕冷;不要失散,愛到師長都慨歎」,都說是野仔,戀愛大過天,也夠有趣。

  台灣天團五月天,其作品《三個儍瓜》歌名來自《作死不離3兄弟》(該戲台灣片名正是《三個儍瓜》),詞中講的,既是青春絮語,也是人生故事:「所以他丟了,詩和天真,寒假和暑假,籃球漫畫和結他,他終於哭了,就在那天,回憶缺席了,最後一次鳳凰花」。歲月年輪轉得太快,無悔青春,不要做「儍瓜」啊。

  本地Indie名團My Little Airport,專輯《寂寞的星期五》裏有一首《回到中學的暑假》,連接起來,擴張句子,會是「在寂寞的星期五裏回到中學的暑假」嗎?此歌延續其一貫清新夢幻作風,「是很久沒這感覺吧,似回到中學的暑假,那年第一次失去她,還未學會瀟灑」,酸酸澀澀的味道出來了,而「現在不是更好嗎,她永遠變了一幅畫,你只需要間中掛起她」,也有詩意。

  將於九月二十六日(三)在九龍灣國際展貿中心Emax匯星(Star Hall)舉行《RubberBand Hours音樂會》的RubberBand,也有《夏令時間》,「微風吹起剎那,長灘記載仲夏,擠於那帳幕下,營火邊講笑嗎?迷戀那位,在盼對話,是絢爛暑假」。九月,夏令時間完了嗎?他們在音樂會上會否高唱這歌,跟大家一起不捨地送走一個個滿載青春苦樂憶記的「暑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