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名超長,不過無礙其可讀性,這是日本Amazon高科技書類暢銷書,全因為本書用全圖解來介紹AI(Artificial Intelligence人工智能)最關鍵的概念。

  AI,我們通譯為人工智能,台灣用人工智慧,字眼可不必太過執着,你能夠簡單說明甚麼是AI嗎?對於一個常見的專門名詞,我們要有個清楚概念才行,不然就是人云亦云。作者用一個反比去教大家認識人工智慧︰人工智慧就是非自然產生的智慧,而我們設法把自然智慧(如人類)實現於電腦上,這就變成人工智慧。

  直接將自然智慧實現於人工智慧是可行的嗎?我們看看今屆世界盃的例子。主辦國俄羅斯首次把視頻技術引進球賽,協助球證判決問題球,這技術的名字叫VAR(Video Assistant Referee)。如果你有點科技想像力,你會問「球場上上下下、左左右右都遍布天眼攝錄機,加上人臉辨識技術愈來愈先進,有朝一天是否可以用AI機械人做球證,人類反而退居二線,當助理球證呢?」,我看是絕對有可能,參照本書《自動駕駛 Self-driving》的介紹,機械人被裝上相機、雷射或電子感應器,便可以全面辨識環境,再應用AI「自動駕駛」汽車的原理,這部機械人便可以成為AI球證,在場上靈活跟進雙方球員的走動與交鋒。另一方面,球場四面八方攝錄到不同角度的影像資料,即時輸入系統分析,當辨識到有球員之動作異常,便發出訊號通知AI球證,如果與近距離監視比賽的資料脗合,AI球證馬上鳴笛,並在球場大型顯示屏打出判罰,如此這般,AI球證即使做不到百分之百明察秋毫,但至少比現在頻頻重看VAR、把判決「吹返轉頭」的人類球證有效率得多。

  想到世界盃會有AI的一天,你或許覺得有點不太自然,甚至不寒而慄,事關人類由首席裁判淪為AI球證的「人類助理」,代表人與機械的主客地位出現改變。當人工智慧發展到逼近人類,將要超越我們的一個臨界點,在AI領域中的術語稱之為「奇點」(Singularity),這時候,人工智慧的進化出現加快速度,不單純超越人類,也有可能與人類融合進化,而我們的文明將出現劇變。

  專家推論有兩個可能性:一是「等同人類智慧的人工智慧,取代人類的行動」;二是「或者人工智慧與人類合作,相互並存,一起推動社會的改變。」至於「奇點」幾時會出現?這個問題正是時下科學研究的熱門題材,我想,最快也不至於下屆世界盃就是了。

  人工智慧太過追貼人類的擔憂並非始於今天,上世紀五十年代,科幻小說家艾西莫夫(Isaac Asimov)已經設想到人工智慧達到與人類同一水平時,勢必出現倫理規範的矛盾和衝突,在他的小說《我,機械人》(《I, Robot》,1950年)提出「機器人三律」︰

  一、機械人不得傷害人類,或坐視人類受到傷害。

  二、除非違背第一法則,機械人必須服從人類的命令。

  三、在不違背第一及第二法則下,機械人必須保護自己。

  艾西莫夫的AI機械人世界雖說跟事實的距離很接近,不過,最「接地氣」的不是它們跟人類的倫理問題,而是「人工智慧會讓職業消失嗎?」,AI專家通常會迴避這個問題,本書作者也不例外,對此作出輕描淡寫的回應︰「談到職業,即使沒有人工智慧,工作也會隨着社會的變遷改變,所以不該把原因都歸咎於人工智慧,忽略了其他因素帶來的影響。」雖然如此,我們也許已感覺得到,作者對於「AI搶人飯碗」的可能性是默認了。

  事實上,目前很多簡單而重複工序的職位,已經被智能化技術取代,前文所說球證有機會由AI機械人來當,那麼場邊的「執波仔」會更快被AI球童取代,反正又是一部自動機械而已。科技界幾年前有一個笑話︰金融交易所的交易員已經被自動系統取代,從前交易所有如體育館般大,千百個交易員使勁在場內走動,如今交易所只剩下三樣東西,一個龐大的電子交易熒幕,一隻狗,一個人。熒幕顯示系統交易,狗是看護場地,防止有人闖入,至於人是帶狗員。不過,到了全面AI時代,狗和人都被裁掉了,開進來的是一個AI機械人服務員兼保安員。

  將來人類有甚麼可做?我想,人類最大工作機會就是設計AI機械人。哪不怕更加搶走我們的飯碗嗎?不,到時是AI機械人搶AI機械人飯碗,跟我們無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