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是九十後平面設計師,去年旅居日本,現在台灣發展。單看以上寥寥無幾數語的簡介,就知作者是一位隱世高人。

  高人Lu的《自序》有點淡然,他冷眼旁觀,說︰「喜歡計畫日程的人,都愛把每天的時間塞得滿滿的……不是為了填補甚麼空虛,純粹很怕浪費時間,因為從來不知道自己還剩下多少時間。」曾經聽過有位香港才俊,其辦公室內有一個沙漏,目的是為了提示大家——時間一點又一點溜走了,兄弟們努力呀!話說才俊接受記者訪問:「你最喜歡甚麼?」答︰「工作。」問:「你討厭甚麼?」答︰「我最討厭浪費時間。」結果如何?香港才俊還是香港才俊,他同期有一位叫馬雲,另一位叫馬化騰,都先後當上了中國首富。之所以我最怕有人在我面前話自己好勤力,記得香港投資大師曹仁超不止一次在其專欄說過︰「牛,就夠勤力啦,可以發達咩?」另外,我一直懷疑工作其實比玩樂更浪費時間,我也很討厭計畫,尤其是放大假去旅行,你要搞出一個四日三夜行程表,精確到每小時都有節目,好似跟旅行團一樣,我就不如返工好過!

  作者Lu一邊執筆寫幾行字,一邊用漫畫向大家示範如何「浪費時間」,構思幾新穎,你可以煮個一人下午餐,更可以用攪拌機加一些曬乾咖啡渣,造出一張咖啡紙,過程與享受不一樣,但結果都是相同——你可以把時間變得充實(亦可說是浪費時間)。如果你想有點意義的話,不妨跟作者去香港科學館玩益智遊戲,原來小時候和長大後玩的感覺不一樣。你喜歡拼圖、解謎、解數學題,抑或自認有偵探頭腦,可以接受破案的挑戰?小時候,你接觸以上東西,可能是抱有目的,例如爸爸媽媽想你讀書更醒目,甚至這是你眾多的課外學習其中一種,所以玩起來,你有壓力,你爸媽都有壓力。好了,當你長大成人,擁有「浪費」個人時間的自由,不妨重拾以上的遊戲,百分百放鬆你自己,不問目的,不為效益的玩個痛快,我包保你有從未有過的快感。

  作者Lu有非常感性的一面,《踏半透明的黑》談起影子,如果不是Lu的提醒,我幾乎忘記自己原來有個影子,「其實,(影子)是你最親密、最好的朋友。」你可有想過「將昨天殘留的影子撿起來,仔細一看」?我就肯定沒有如斯細膩的思潮情緒,我忽然想起小時候爸爸教我用手影做隻馬、做隻鳥、做隻兔,這算不算是「好有意義」地浪費時間的一種?

  說到這裏,我想起好多年前上過的中文課,讀過一篇《浮生六記》,教我認識前清古人的生活樂趣,原來是那麼詩情畫意,記得有一節是作者沈復與芸娘,夏天無所事事,悶熱之餘又有蚊,換了是個沒有想像力的鹵莽少年,也許徒增幾分「燥底」而已,好一個沈復就把蚊帳打開,飛入幾隻大蚊子,與芸娘坐起身,看他一口又一口的煙噴出來,蚊在飛,煙在散,外邊是一襲雪白的蚊帳,如此看來有如仙境一樣,沈復與芸娘如此看,便浪費了好多時間,還從中得到無限樂趣,可惜沈復或者芸娘不懂繪本,不然來一個圖文並茂的《浮生六記》,我想必然更加深入民間。

  沈復對生活無所謂,對功名不着重,以他的公子身分,追求的只是簡單而人性化的生活,「君畫我繡,以為詩救之需。布衣菜飯,可樂終身。」換成白話——相公作畫我來刺繡是為作詩時的需要,大家粗茶淡飯,亦足以快樂一生。這種思想不僅在中國算是前衞,放諸國際同樣教人大開眼界,至今《浮生六記》有十多國語文譯本,主要是以歐洲為主,足見其影響力。然而,我在這裏不是講些甚麼勵志的說話來破壞大家浪費時間的雅興,我只是在百無聊賴的情況下,觸景生情,想起那些過氣的課文而已,讀書時,我反而沒有想得那麼多。

  作者Lu坐雙層巴士上層時,不是光看風景,竟然是「幻想未來世界」!坐車有如經過時光隧道,如此富想像力的境界,教人讚歎不已,我也許更徹底,一上車,站起來都會打瞌睡,還時不時發夢,我不是浪費時間,而是爭取休息時間,好讓我下車返公司搏殺!我是身不由己,如果你想心靈的空間多一點,不妨用心把書從頭到尾細味一次,你也許沒有甚麼得着,

  你不會變得聰明,可是你會發覺思想暢通了,

  整個人也似減了磅,少了幾分累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