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報道)將會覆蓋元朗市明渠的擬議有蓋高架行人天橋,最快下周五提交立法會財委會審議。不過,項目造價高達十七億元,一直引起各界嘩然,測量師學會最新亦加入「戰圈」,對項目表示有保留,而代表業界的議員謝偉銓,雖然在工務小組審議時投下棄權票,但極可能在財委會改投反對票,令項目能否通過添上變數。一直反對項目的四大專業學會,重申全球也沒有出現打樁一百米建橋例子,盼議員能在最後一刻「叫停」項目。

  連接西鐵朗屏站至教育路以南的高架行人天橋,全長五百四十米,由於將會遮閉原本計畫美化的元朗明渠,多年來一直遭建築師學會、規劃師學會、園境師學會和城市設計學會齊聲反對。自路政署早前公布其造價高達十七億元,每米造價高達三百一十六萬元,即被部分建制派及泛民多個黨派夾攻,質疑是全港最貴行人天橋項目;就連過去一直未有就項目表達意見的測量師學會,最新亦表示對項目有所保留。

  測量師學會會長郭岳忠在本報接受查詢時表示,由於項目屬於土木工程,因而過去較少參與討論,但最新留意到項目涉外觀問題,亦沒有考慮社會近年倡議以河道改善環境的潮流,認為社會值得去探討政府提出的是否唯一方案,可以令公帑用得其所,「起初可能只是一個天橋項目,但隨著時間過去,提供這項社區設施不應單純只是考慮交通,亦應顧及保護社區環境。」

  四大專業學會早年已提出替代方案,認為只要將明渠兩邊原有行人路以平台形式引延,以及興建一段橫跨元朗大馬路的行人天橋,即可帶來相同作用,造價亦最少節省一半。四大學會發言人譚寶堯表示,興建天橋疏導人流並非萬應靈丹,路政署提出的方案更會阻礙景觀和通風,製造不可以逆轉的問題。他更舉例指:「南韓首爾著名的清溪川,早年就是在拆除高架橋,恢復原本溪流的面貌,而成為建造都市水岸的經典範例,為何香港反其道而行﹖」

  對於路政署早前表示,由於明渠地底有溶洞,工程較為複雜,需要打樁深至一百米,增加造價,譚亦坦言:「過去遇上溶洞,施工時也會刻意避開,或縮減規模,全世界也是這樣做,當局卻一直解釋不到為何仍然『照去』。」

  元朗天橋項目早前於工務小組在十六票支持、十三票反對之下獲得通過,但譚留意到自當局公布項目造價後,部分建制派議員也覺得現在提出方案很「儍」,因此認為仍然「有得救」,呼籲立法會稍後在財委會先「叫停」項目。在建築、測量、都市規劃及園境界議員謝偉銓協調之下,五個專業學會將於下周二約見運房局局長陳帆,盡最後努力游說。原本在工務小組投下棄權票的謝偉銓表示,若然當局未能提供額外資料解說,將會在財委會投下反對票,意味項目能否通過仍存在一定變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