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藝術節》過去不久,《澳門藝術節》接着又成過去,在談《澳門藝術節》的感受前,先回味在香港多場演出的美妙時刻。

  香港鋼琴家張緯晴抬頭微笑一瞬,未彈起貝多芬的鋼琴協奏曲,我就感受到貝多芬改革協奏曲式的雄心壯志,樂境中有兩股力量拉鋸,最終發展成貝多芬個人與命運的抗爭,張緯晴奏活貝多芬的樂意,激動人心……

  小號演奏家Chris Botti吹奏《Cinema Paradiso》,響亮的鳴奏,是年輕生命對未來的狂想,低迴的沉吟,是對初戀消逝的憂傷……一下子觸動聽眾對自我成長的回憶,這套電影如人生,配樂已成經典……

  芭蕾舞后Viktorina Kapitonova的舞姿,是求愛的化身,她飾演Anna Karenina,燈蛾撲火,追求愛情的刺激,不理世俗眼光,拋夫棄子,但情郎追求新歡,她真愛無覓,一無所有,選擇跳軌自盡,結束無意義的人生……

  Jean-Claude Pennetier彈奏德布西的《月亮》,營造月映庭園的剎那氛圍,靜態光影,迷濛醉人,可惜那個晚上大烏雲蔽天,月色無蹤……

  指揮家Kristjan Jarvi以蹦蹦跳跳的指揮手法,帶領俄羅斯史維特蘭諾夫國家交響樂團,演奏由他重編的柴可夫斯基《天鵝湖》,給古典音樂第二次生命,有樂迷難以接受,形容與原作相差十萬九千里,我就投入宏大的音流中,其中一段《天鵝湖》主題旋律,由輕若蟬翼的弦聲奏出,撩動人心……

  威爾斯國家歌劇院上演Debussy的黑色歌劇《Pelléas et Mélisande》,從人世醜惡中尋找美,驚心動魄……而指揮家Gabor Takács-Nagy開了一個玩笑,在帶領瑞士韋爾比亞音樂節室樂團加奏羅西尼歌劇《威廉.泰爾》序曲時,樂手奏樂一會就停下來,開口大合唱,很「維也納」Feel……為第四十六屆《香港藝術節》帶來一個句號,我期待下年藝術節的開引號,讓我填入更多感念。

文、圖:劉國業

劉國業,新聞從業員,酷愛表演藝術,常穿梭於各大場館,以文字記下觀賞感念,回味接近真善美的歷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