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藝術邂逅文字,會帶來怎樣的化學效果?今年大型兒童藝術活動《國際綜藝合家歡2018》或許會提供答案。今屆共有十五齣由海外及本土藝術團體製作的舞台節目,無獨有偶,不少劇團由童話、詩詞、繪本等文學作品擷取靈感,通過藝術創作把文字世界立體化,感染大小觀眾,帶來一次與別不同的藝術體驗。

  細閱今年《國際綜藝合家歡2018》的小冊子,發現多個耳熟能詳的文學作品,好像蘇格蘭芭蕾舞團改編格林童話《Hänsel und Gretel》,帶來夢幻風的《糖果屋歷險記》芭蕾舞表演,上海木偶劇團則由《木蘭辭》擷取靈感,創作《花木蘭》木偶劇,細說花木蘭代父從軍的故事。本地軍也不弱,有趣的是香港中樂團與著名繪本家幾米的著作聯乘合作,帶來《幾米劇場音樂會──如果我可以許一個願望》中樂演出,分享關於一個小男孩許願的故事。

  幾米的粉絲甚多,如何以中樂去展現其故事令人好奇,音樂人伍卓賢負責此劇的音樂創作,分享不論是中樂還是其他樂種,都會面對同樣的挑戰──如何揣摩原作者的心意?「我想首先要去理解這作品想表達的想法,用音樂把繪本蘊含的意思和意境帶出來,而不是直接用音樂去描繪幾米的作品。」他續指,劇中多是純樂器演奏的作品,表現出樂團的樂器和作曲手法的特色,小部分是有歌詞,「其中一首歌用到作品的文字,例如『每分每秒也有人在許願』,較具體和貼近繪本的真實內容。」

  此劇去年在台灣公演過,授權單位墨策國際表示,今次來到香港幾乎由原班人馬演出,主角則換上香港人氣歌手黃山怡(糖妹),希望小男孩的形象可以更在地。舞台方面,香港文化中心是三百六十度舞台,有別於台北場的鏡框式舞台,舞台設計依場地作出改動,帶來不同的幾米世界觀感。

  多次參與《國際綜藝合家歡》的香港舞蹈團,去年的《龍鳳茶樓》大受歡迎,今年不飲茶,反而帶來《鬍鬚爺爺之詩遊記》全方位舞台節目,與小朋友誦唐詩、詠宋詞。提到詩詞,總給人上堂背誦的痛苦經歷,身兼此劇創作概念、構思及編舞的謝茵分享,重點不是老套地解釋詩詞,或者考究、直述詩人的生平,反之通過現代故事流露詩詞的情感,以及繽紛的舞台和服飾,讓大人和小朋友立體地感受文字描繪的美麗畫面。

  「那時的詩詞歌賦就像今日周杰倫的流行曲般,很Hit的,把它們轉換成小朋友的世界時,也可以很有趣,由不同人、不同年紀去唱時,便能演繹出屬於他的版本,而不是詩人的。我覺得藝術是給人看的,而不是永遠封鎖在某一地方。」劇中用上十首詩詞,包括八首唐詩,兩首宋詞,熟悉的有《虞美人》(李煜)、《水調歌頭》(蘇軾)和《詠鵝》(駱賓王)等等,「《登鸛雀樓》說到『白日依山盡』,用這首詩,目的是抒發當刻的情感,我希望詩詞在此劇不再單純是一個文學作品,而是和現在的我們可以聯繫到的,與情感有關。」

  主角鬍鬚爺爺,由實力派演員何遠東飾演,那是一名喜歡用詩詞去表達情感的老人家,現場更會大展歌喉,謝茵透露爺爺回來是有任務在身,他的任務和不同的物件有關係,「現在很流行斷捨離的概念,但當你拿出你的舊物時,那種情感是斷不到、捨不到和離不到的。可能不是物件,而是物件與你之間的關係,劇中爺爺如何以他的身分,看到物件時以詩詞帶出感覺,例如《水調歌頭》帶出時間流逝、情意結,那種感受便會和物件有關係。『物件』成為整個劇的一個重要線索。」究竟爺爺會否完成任務,留待大家親身觀賞!

  本地著名劇團7A班戲劇組,今年帶來《魔幻法典》舞台節目。這場魔幻舞台,故事靈感竟然集結中日韓三地的兒童文學,包括韓國的《雍固執傳》、中國的《神筆馬良》和日本的《斗笠地藏》,身兼編劇及導演的一休(梁承謙博士)分享:「三者的故事有趣,適合用戲偶、音樂等手法來演繹,可以做到一個很繽紛的演出。」大家或者對個別故事感到陌生,這裏先簡單介紹一下:著於十八世紀的《雍固執傳》,講述高僧為感化惡名昭彰的雍固執,把稻草人製作假雍固執,教訓真身。《神筆馬良》則講述窮小子馬良意外獲得神筆,所繪之畫皆變成真物,於是四出幫助貧苦大眾,卻被壞人虎視眈眈,身陷險境。至於《斗笠地藏》關於一對貧窮卻善良的老公公和老婆婆,在大雪之夜為地藏菩薩戴上斗笠擋雪,感動地藏菩薩,因而送上豐盛的食物報答斗笠之禮。

  一休續說:「這些故事,除了涉及法力,還一定是導人向善的,這是世界各地,與法力有關的神話故事都有的共通點,因此便萌生了創作一個從幾個地方『關於法力』的民間兒童故事。」如何融合三個故事成一個七十分鐘的演出,一休指是一大挑戰,「另外故事亦分別用上不同種類的戲偶,如何運用不同的戲偶,發揮其特色,也要一點心思。」舞台設計會以書的概念串連三個故事,穿上傳統服飾的角色會像從書中走出來般,非常生動,令人期待。

  精采節目豈止這些,不過提提大家,今屆撲飛情況踴躍,部分節目已兩度加場,欲購從速!

文:Nancy 部分圖片:陳鐵剛、康樂及文化事務署、藝術節辦事處、香港舞蹈團、香港中樂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