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專訪)周日是父親節,「父親」在一般人眼中,都是扮演出外工作,賺錢養家的角色,不過,隨着時代轉變,已有不少男士意識到陪伴子女成長亦非常重要,甚至願意和妻子互換角色,全職照顧家庭。擁有碩士學位的歐景威,曾是電子工程師,因擔心任職工廠生產線遷移到內地後,要經常北上工作,和妻兒聚少離多,十年前便毅然放棄工作,做個全職父親,貼身陪伴子女成長,希望可以建立屬於家庭的美好回憶。

  現年四十九歲、擁有科技大學工程企業管理碩士學位的歐景威,和太太劉美玲育有一對九歲及六歲的子女。歐景威在決定做全職爸爸之前,有想過家庭經濟負擔問題,和太太傾談及作出估算後,他認為太太作為社工的收入較自己穩定,而且足夠養家,便放心展開全職爸爸之路。「很多人會說,要支撐小朋友日常開支,最好『公一份、婆一份』,但我們覺得只要省着用,同樣足夠過活。而且,我不放心將子女交給其他人照顧,就決定自己來。」

  歐景威說,小朋友大得快,要好好珍惜他們還依賴父母的時間,和他們相處、談天,帶他們去玩,建立屬於家庭的美好回憶。「由小朋友開始飲奶到斷奶,吃流質食物到固體食物,坐在嬰兒椅吃飯到坐在枱邊吃,都由我一手看顧。大女剛上幼稚園的時候,我就背着剛出生的兒子送她上學。」平日歐景威會為家人自製麵包當早餐,也會負責洗衣服等家務和處理小朋友的功課;待太太下班回來,再一起煮簡單菜式當晚餐。

  有人或會感到好奇,一個擁有碩士學歷的男人,留在家做家務、接子女放學,他會否覺得自己是大材小用?歐景威對此有另一種看法,「身邊也有人會說,讀完碩士不做工好像很浪費,但我認為讀大學是一種思考訓練,不一定用於賺錢。況且我會想像,你可能在社會中爬得很高,但回家之後子女不理你;你是贏了自己的經濟條件和社會地位,卻犧牲了家庭,又是否值得?」

  歐景威指,他會把過往所學及工作心得,通過身教傳遞給子女,並認為這是其他人難以取代的角色。「我平日會和子女一起砌機械人,用過往所學教他們寫程式;亦會通過養魚,進行生命教育,教他們面對魚的死亡。」歐景威認為,花時間和子女相處,能將自己的思考模式及做事方式等,潛移默化地影響子女。「我會將自己所學的管理概念簡化再教育子女,例如提醒女兒在分組做功課時,要盡組員的責任,着她不要成為組員的『負資產』;女兒之前跟隨學校到新加坡交流,回來跟我說她在照顧自己之餘,亦有觀察其他人的需要,主動幫助別人。」

  能夠全天候陪伴小朋友,是不少父母的夢想。但照顧小孩毫不容易,作為全職爸爸要背負的就更多。歐景威坦言,在「一帶二」時受過不少冷言冷語。「總有人覺得男人照顧小孩是『不務正業』,亦會覺得男人沒女人照顧得好。例如有次小朋友在街上哭鬧,聽到有人說『都說男人照顧不行』;亦試過帶兩個小朋友上港鐵時,因上車處太多人而走得慢,被人從後打了背脊一拳。若是在同樣情況,改由女人來帶小孩,那人一定不敢碰她。」

  歐景威形容,做全職爸爸比本業辛苦十倍有多,但能夠從陪伴當中見證子女成長,卻非金錢及工作經驗所能媲美。「我每日接女兒放學,都會和她一起走二十分鐘的路回家,在路途上談天說地,了解她每日在學校的活動及學習情況。我們亦會不時在家中舉行家庭會議,一起計畫旅行及周末活動,開完會更有零食派對,大家都十分享受。」

  太太劉美玲指,她外向、不拘小節的性格,和歐景威內向、細心的性格完全相反;兩人在工作及照顧家庭上互相補足、各顯所長。「他較為細心,會比我更用心做家務。例如洗衣服時,他會用洗衣袋分隔小朋友的校服,亦會把沾過汗水的衣服先用水洗一次,這些都是我不會做的事。」劉太表示,在家庭旅行期間亦能體現夫妻的分工,「通常我負責計畫景點和問路,他則負責找交通資訊及計畫行走路線。」無論對內對外,兩夫妻都非常合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