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標題:成為目標!被“圍獵”的貪官都曾吞過怎樣的餌?

法製晚報 看法新聞(記者 李文姬)《醒世恒言》中有一則故事:薛錄事夢到自己變成一條鯉魚,明知香餌有毒,但難忍誘惑,仍然張嘴咬鉤,結果被漁翁釣了上來。

今天,紀檢監察報刊文《香餌有毒切莫貪》,點名多位落馬貪官,稱他們為面對誘惑時“眼里識得破,肚里忍不過”的鯉魚。看似被動腐敗,實質卻是主動的利益交換。

記者梳理發現,這種甘於被獵、甚至是樂於被獵的其實大有人在。他們不慎欲、“不與組織交心交肺,卻與老板勾肩搭背”、“講義氣”、享受巴結和追捧,從而在心理上獲得優越、物質上換取滿足。

愛打高爾夫 自己被圍獵者誘進“洞”



今年4月,國家能源局原黨組成員、副局長王曉林因嚴重違紀違法被開除黨籍和公職。

觀海解局記者注意到,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的通報中有一個新鮮的表述:王曉林違反中央八項規定精神,長期違規打高爾夫球,違規接受宴請,甘於被“圍獵”。此前,《人民日報》的一篇文章中也提到:一個時期以來,領導干部被“圍獵”和甘於“被圍獵”的問題突出。

“不怕領導講原則,就怕領導沒愛好”。長期以來,這句話頗為盛行,從官員喜好當中尋找突破口成了重要的“圍獵”手段。因此,官員若對自己的興趣、愛好不善節製,就很可能被別有用心者“利用”。長期違規打高爾夫球的王曉林,正是掉進了這個洞。

癡迷攝影 圍獵者送相機、辦展出



中紀委網站還曾發文揭示了河南省人大常委會原副主任、省公安廳原廳長秦玉海的蛻變過程。其中也提到,這大多與他的雅好——藝術攝影分不開。

2001年,擔任焦作市委書記的秦玉海到美國考察,與商人曹某結識,二人在談到攝影時,秦玉海提到了哈蘇相機。不久,曹某購買了一台哈蘇相機回到國內,提供給秦玉海使用。之後,曹某又陸續為秦玉海添置了其他昂貴攝影器材。秦、曹二人經常聯名舉辦攝影展,秦玉海將曹某稱為他的“黃金搭檔”。在曹某的資助和幫忙下,2007年,秦玉海的攝影作品《真水無香》獲得了中國攝影界最高獎——“藝術創作金像獎”。

據調查,2012年至2014年,曹某為秦玉海出版《真水》作品畫冊,拍攝以秦玉海攝影活動為主題的電視紀錄片《一個攝影師和一座山》,先後4次出資為秦玉海舉辦攝影作品展,甚至不惜動用自己在圈內人脈關系,將其作品展覽到了意大利、法國和英國,累計花費580多萬元。

而另一邊,秦玉海則向雲台山公司打招呼,使曹某公司順利承攬了雲台山公司在北京、南京、上海等城市的地鐵廣告業務。此外,還幫該公司協調提高了廣告費標準。僅此一項,曹某公司就獲得廣告費7685.5萬元,利潤率高達76%。

重哥們義氣  被“朋友”溫水煮蛙

一審獲刑16年的貴州省委原常委、遵義市委原書記廖少華在庭審時曾如此供述:“我不是從思想品德、為人上結識既相互促進又清淡如水的朋友,而是交了一批重哥們義氣,又帶有銅臭味的老板朋友,思想逐漸發生變化,貪欲也隨之培養起來,最後被這些所謂‘朋友’溫水煮青蛙。”

無獨有偶,據《檢察日報》報道,原湖南省會同縣委常委、副縣長梁濤在其懺悔書中也寫下:我自認為朋友多,為自己所到之處如眾星捧月而沾沾自喜,並引以為榮。對那些想利用我手中的權力發財和違法亂紀的人,缺乏深刻認識,隻講義氣,不講原則,以至於我在與他們交往時良莠不分,來者不拒,對他們提出的一些要求和請托一味地滿足。

據公開信息,2006年8月至2009年4月,梁濤利用職務之便,為他人謀取利益,數十次收受他人錢物共計128.8萬元。2010年6月25日,梁濤被懷化市中級法院終審判處有期徒刑十一年,剝奪政治權利一年,沒收個人財產20萬元。

那麼,官員就不能和商人交朋友嗎?對此,湖南省廉政建設協同創新中心主任鄧聯繁曾分析說:究竟是“親”“清”的政商關系,還是甘於被“圍獵”,其實很容易區分。比如,商人和官員釣魚,偶爾出去釣魚可能是君子之交,但如果經常出去釣魚,車接車送,勾肩搭背,吃吃喝喝,明眼人都能看出來有貓膩。

體驗奢靡會所  漸漸“樂不思蜀”



被中紀委當作貪腐典型推出的還有山東省委原常委、濟南市委原書記王敏。王敏很善於偽裝,表面說一套清廉,背地里行一套陰暗。在其同學們的印象里,王敏從不看重金錢,中央八項規定頒布後,王敏更加低調,赴宴時常穿著布鞋,和同學回憶當年的糗事。

據中央紀委監察部網站披露,王敏在接受媒體采訪時一再說到,自己的違紀違法問題主要發生在商人圈、官員圈、親友圈里。從熱衷於被人“圍獵”,到積極迎合甚至主動沉醉於金錢、權力及聲色犬馬的圍堵中,樂不思蜀。

1992年,王敏去天津彙景地產法人代表趙晉的“會所”坐了坐,這次經曆讓他大開眼界,會所里奢靡的生活對他刺激很大,看到別人生活那樣舒適,環境那麼高檔,花錢那樣大方,很是羨慕,產生了有錢就有好生活的念頭。久而久之,王敏從“入鄉隨俗”到“樂不思蜀”。

也正是從那時起,貪欲的種子在王敏頭腦中悄然種下,並快速畸形膨脹起來。10多年來,在王敏的力挺下,趙晉的生意順風順水,財源廣進。由於為趙晉提供了諸多便利,王敏向其索賄底氣十足,儼然把趙晉當成了自家的“錢袋子”和“提款機”。趙晉則對王敏“知恩圖報”,先後向其行賄現金、房產、名人字畫等錢物累計達人民幣1800餘萬元。

然而好夢終不長,事發後王敏獲刑12年。在《懺悔錄》中王敏寫道:“夜夜難以入睡,幾乎天天半夜驚出一身冷汗,醒來就再也睡不著,總想不知道什麼時候就出事。白天常常魂不守舍,省委通知開會,怕在會場被帶走。上班時怕回不了家。上級領導約去談工作,也怕是借題下菜。開會時在台上坐著,往往心不在焉,隻得強打精神撐著。一個人時,唉聲歎氣,多次用拳頭敲打自己的腦袋,發泄心中壓力。”

圍獵官員 美色也是慣用手段



圍獵官員,金錢不行美女到,“性賄賂”也是一種慣用的手段。

2012年,因為一段不雅視頻的公之於眾,重慶北碚區區委書記雷政富被免職、調查。隨著爆料人提供的材料越來越多,“性賄賂”成為雷政富不雅視頻事件中出現率最高的詞彙。據報道,重慶一些工程公司為搶工程,會安排女員工對雷政富展開“公關”。

2013年6月,雷政富被判處有期徒刑十三年,剝奪政治權利三年,並處沒收個人財產30萬元。

就在上周,《中國婦女報》發表文章再次討論性賄賂問題。專家表示,我國法律上並沒有一個專門的術語“性賄賂”,但是學者們對它的研究已經將近30年。“解決性賄賂問題,除了刑法還需要其他法律發揮作用,除了法律手段,更多需要黨紀政紀、社會保障製度、良好的社會風尚建設等標本兼治”——在“法律與女性發展”圓桌論壇上,北京外國語大學法學院教授、中外廉政法治研究中心執行主任王文華如是說。

被“圍獵”之後 開始主動索賄

據《檢察日報》報道,甘肅省隴南市武都區工信局原局長董社有,被認定受賄332萬元和891.16萬元巨額財產來源不明,法院一審判處其有期徒刑十四年,沒收全部非法所得。他被司法機關查處後,無比悔恨地說:“應該把那些行賄的老板都判刑,他們都是些害人精。”

然而事實上,盡管最初他是被幾名工程老板“拉下水”,但後期他卻主動索賄,毫不含糊。不但長期“借用”商人的汽車無償使用,還不時向他們發出“該送錢了”的暗示。比如以孩子考上大學為名,主動向商人索要“盤纏”,對方給了5萬元他還嫌少。

記者注意到,從“被圍獵”到“甘於被圍獵”的貪官不在少數。據紀委監察部網站披露,2002年上半年,為了拉近與時任國家計委產業發展司司長劉鐵男的關系,使自己企業申報的鋁合金項目獲得支持,山東某民營企業董事長宋某通過他人請劉鐵男一起吃飯。飯後,宋某遞給劉鐵男一個袋子,說:“這次來也沒帶什麼東西,給你買了件衣服。”劉鐵男推辭了一下,見袋子里放的是個襯衫,就拎著袋子上車了。回到家打開盒子一看,衣服里面夾著一個信封,信封里裝著兩萬元錢。“當時想退回去,但還是心存僥幸”。盡管這筆錢讓劉鐵男“收得哆里哆嗦”,卻向行賄人發出了一個明確信號:此人可攻。有一就有二,而且,第二次往往比第一次來得更加直接、猛烈。

此後,精明的老板們猜透了他的心事,想出讓他更為心安理得接受賄賂的好辦法。於是,後期劉鐵男收受的賄賂中,都出現了他兒子劉德成的身影。聽說劉德成去加拿大留學,一些民企老板就一路護送、鞍前馬後,把初離家門的劉德成安頓得妥妥帖帖。劉德成在加留學期間的求學、轉學、生活諸事,總有老板為其提供各種便利。劉德成回國後,各路人馬又樂意“帶著”劉德成合夥開公司、做生意。

壞人防不勝防 “獵物”很委屈?

“我把別人當朋友,別人把我當‘魚’釣。在‘利’字當頭的商人眼中,我成了拉攏腐蝕的重點對象,成了‘獵物’。”湖北省經濟和信息化委員會原副主任、省無線電管理委員會辦公室原主任夏平在其悔過書中這樣說道。

記者注意到,這些被“圍獵”的落馬官員都把自己的腐化歸咎於是周遭的壞人太多,防不勝防,大呼冤枉。官員被“圍獵”,看上去是被動的,很委屈、很無奈,然而真的如此嗎?

對此,《中國紀檢監察報》曾點評:俗話說“蒼蠅不叮無縫的蛋”,那些被金錢、美色、嗜好等等“牽引”、長年“樂在其中”最終被“圍獵”的領導干部,怎會不知道那些“圍獵者”的意圖?他們不過是敗給了“眼里識得破,肚里忍不過”的欲望。由此可見,腐敗分子隻有“甘於被圍獵”,沒有所謂“被動腐敗”。

“甘於被圍獵源於虛榮心、貪婪心和僥幸心”,湖南省廉政建設協同創新中心主任鄧聯繁一語點破。

來源:法製晚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