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訊)王先生在華埠的一家餐館工作了兩年,時薪只有四元,遠遠低於紐約州的最低時薪13.5元。為此,他於2015年將老闆告上法庭,法庭判決他獲得1.98萬元的補償。而老闆上訴後又與他進行和解,答應向他補償1.5萬,但他至今也沒有收到這筆錢。無奈之下,他到美國福建同鄉會法律諮詢活動向律師求助。

和解未談攏將再進行審訊

王先生表示,他於2013年在華埠的餐館廚房工作,工作了兩年時薪一直只有四元,還經常加班,沒有加班費。他偶然在報紙上看到與他情況相似的法律案例,於是他決定將老闆告上法庭。

紐約南區法院在2015年6月就此案首次開庭,當時老闆沒有出席,法官進行缺席判決,要求老闆向王先生補償1.98萬元。事後,老闆才聘請律師翻案,並提出1.5萬元的和解金。近日王先生計劃回中國老家安度晚年,但這筆錢一直沒有收到,讓他很擔憂,也擱置了他的回家計劃,「都這麼多年過去了,還沒拿到錢,也沒有簽署任何和解文件,我想提早結束法律程序應該怎麼辦?」

戴禺律師表示,沒有簽署和解文件意味著和解還不具有法律效益,而且老闆聘請律師翻案,表明之前的判決已經無效。正常的和解程序是雙方律師先進行談判,直到賠償金額讓雙方都滿意,再由當事人決定是否和解,律師是無權替當事人做決定。如果和解沒有談攏,此案將進行審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