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水月一(黃子翔),吸吮上世紀九十年代廣東歌的奶水成長,及後受外國另類音樂熏陶,近年回溯華語音樂。現於報章撰寫樂評,發現音樂汪洋浩瀚、個人才疏學淺。網誌:watermoonone.blogspot.com。

  上周天氣熱得人人大汗淋漓,本來今期想寫關於熱的歌曲,不料轉眼間就風雲變色、颳風下雨了,天氣果然不似預期,於是臨場改陣,還是寫寫「雨」好了。事實上,「雨」是華語流行曲裏其中一個老是常出現的關鍵字,無論談情說愛,抑或分手離別,總有下雨場景,要一一羅列也不易,本文只提一些筆者較喜愛、較有回憶,以及較特別的作品,望讀者也有共鳴。

  「雨」在部分流行曲中,往往觸起痛苦的回憶,也是反映脆弱內心的物事。黃凱芹的《雨中的戀人們》,詞人簡寧這樣寫:「攜同逝去了的夢,欣賞雨中戀人們相護送,那雨後的冷意,昨日也一樣濃」、「徘徊在雨灑街頭,身邊汽車不停飛過,那跌落的雨傘,似倦透的面容」、「讓雨的水點輕輕沾濕我夢」,令「相識紛飛雨中」的主人公,憶起舊人舊事。另一首筆者很喜歡的作品──張學友《分手總要在雨天》,也有方皓玟《分手總約在雨天》,「雨天總要放手」,你說不令人傷感嗎?

  雨天既有分手畫面,更叫人感歎了,郭富城的《雨中感歎號》,是跟雨相關流行曲裏難得的快歌,周禮茂說:「斜斜大雨傾灑窗外小馬路,不禁想起你雨夜曾跟我好」、「斜斜大雨彷彿心中淚水製造,怎去撐起雨傘仍如傾似倒」。潘源良則在王菲《愛與痛的邊緣》寫道:「夜雨中,找不到打算」、「情像雨點,似斷難斷」,至於九把刀譜詞的胡夏《那些年》:「那些年錯過的大雨,那些年錯過的愛情」,以雨為喻,「那些年」的緣份與機會,統統都錯過了。

  雨天也不盡是傷感的。同是勾起回憶,但也有苦有樂吧,好像古巨基的《友共情》:「下雨天總掛念從前」、「時光可變,世界可變,人情亦許多都變遷,友共情不變,那種真找不到缺點」,唱出了詞人周禮茂以及許多人心聲。范曉萱的《Rain》,許常德僅以三言兩語就烘托出一個美麗又浪漫的情景:「那時我們被困在路邊,世界不過是一個小小屋簷,你說如果雨一直下到明天,我們就廝守到永遠」。鄭伊健、譚小環合唱的《如果天空要下雨》,作詞的李敏也有類似寫法:「如果天空要下雨,留我愛人在這處,來等小雨終止,即使等一輩子也願意」。

  還有蘇打綠的《小情歌》:「就算大雨讓整座城市顛倒,我會給你懷抱」,那麼雨下得多大多久都不緊要了,甚至叫人期待,好像孫燕姿的《天黑黑》:「天黑的時候,我又想起那首歌,突然期待,下起安靜的雨,原來外婆的道理,早就唱給我聽,下起雨,也要勇敢前進」,雨,也就是治療情傷的藥水。

  雨,有好多種。流行曲裏,就叫人認識到不同類型的雨,好像「攔路雨」(「攔路雨偏似雪花,飲泣的你凍嗎?這風褸我給你磨到有襟花。」《富士山下》,陳奕迅唱、林夕詞)、「紅雨」(「在山腰間飄逸的紅雨,隨着北風凋零,我輕輕搖曳風鈴。」《楓》,周杰倫唱、宋健彰(彈頭)詞)、「煙雨」(「天青色等煙雨,而我在等妳,炊煙裊裊昇起,隔江千萬里。」《青花瓷》,周杰倫唱、方文山詞)、「暴雨」(「暴雨天,我至少想講掛念你,然後你,你最多會笑着迴避。」《假如讓我說下去》,楊千嬅唱、林夕詞)、「雨露」(「祢折射了暖光,融和冰封,驟降做雨露,冷卻溫度。」Supper Moment《橙海》)。而把雨寫成泡沫的G.E.M.《泡沫》,「在雨下的泡沫,一觸就破,當初熾熱的心,早已沉沒」,意象也有趣。不同的雨,讓樂迷意會到不同感受。

  最喜歡一首,我選張國榮的《追》,狂風暴雨又如何?「誰比你重要,狂風與暴雨都因你燃燒」,有了真正目標,便一追再追,成敗都無重要,林夕的詞,是很有感覺的。至於最有意義的,我選Beyond《光輝歲月》(「今天只有殘留的軀殼,迎接光輝歲月,風雨中抱緊自由,一生經過徬徨的掙扎,自信可改變未來,問誰又能做到」),還有《海闊天空》(「風雨裏追趕,霧裏分不清影蹤」),《光輝歲月》本說「膚色界限」、「膚色鬥爭」,《海闊天空》更超脫,「仍然自由自我,永遠高唱我歌」,都慢慢成了燃亮鬥志動力的抗爭歌,人人高呼自由無價,世界或許變得更美好。

  此時此刻,此地此景,的確是風雨飄搖了,大雨灑個不停,「風雨中抱緊自由」,問誰又能做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