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鐵就沙中線紅磡站短鋼筋事件,港鐵已召開記者會作出解釋,基本上已有一個梗概。由於外界對事件有很多地方希望可以了解清楚,相信短期內不易平息,告一段落。

  巡查驗收有不同

  短筋事件源於總承建商禮頓把鋼筋接口工程外判,在施工過程中,負責監工的港鐵人員發現有鋼筋螺絲接頭未達標,估計是有人為求工程方便,把鋼筋剪短,導致經切割剪短的鋼筋,未完全鑽入絲帽。

  外界質疑今次事件涉嫌有人造假,認為應該報警處理。有工程界人士表示,這類做法相信是地盤人員發現工程與原先估計不同,貪方便臨場自行修訂,影響了效果。這種情況有時會在工地出現,正因如此,所以除了總承建商外,判出工程的港鐵都要在現場巡查。

  究竟這些工地操作能否列為造假,有工程界認為粗略可分為兩個概念,一是巡查時發現問題,二是驗收後發現問題。

  一般而言,批出工程的一方會有具備工程知識的人士作為代表臨場監工,大判亦會監工,巡查時會留意各樣事項,一旦發現問題,會即時作出糾正。這些即場要求的糾正,牽涉日常的具體工作,如果沒有爭拗已經解決,未必會樣樣都進行記錄。因為地盤工作繁忙,若然事事都做文書工作,就有可能變成藍領變白領,工地變成寫字樓。因此,巡查過程都是處理實際工程,真正的把關工作主要倚靠驗收。

  安全問題會交代

  驗收過程是相關各方的合資格人員都會參與檢收,仔細檢查後各自簽名。這些簽名畫押,既有專業保證,嚴重而言更可能涉及法定責任,觸犯者有可能涉及刑責,這正是港鐵主席馬時亨所指的法律責任。如有人刻意隱瞞或造假,隨時會被起訴。

  回看今次事件,螺絲接頭有問題是在巡查時發現,之後作出糾正。這樣是否屬於造假呢?若然有人為此報案,警方都要調查,調查過程先要找到負責人士,然後再看是否夠料檢控。刑事檢控須不留合理疑點,若然指控造假,可能就要證明有清晰動機和行為,是否如此,或者真的要檢控及審訊才有分曉。

  現時事件經一輪曝光,看來很大機會是判頭之間的糾紛,有判頭在工程期間感到不滿對外爆料,情況就愈講愈嚴重。短鋼筋事故其實事前已被查出,但是沒有上報董事會,自然也沒有向外界披露,令到外界擔心安全問題。有工程人員根據現有資料估計,由於一般公共工程的安全系數較高,今次出問題的部分亦已作出糾正。按照港鐵的說法,安全性不應有大問題,看來甚有信心過關。港鐵現在已委任獨立工程師作載重測試,很快公眾就有結果,毋須靠估。

  短鋼筋事件搞得鬧哄哄,公眾想知更多詳情是很正常,但亦有人很快作出月台是豆腐渣工程的嚇人結論,或者像公民黨議員陳淑莊,把超支的帳算在一起,就叫人下台,有點趁機起哄的味道。

  形格勢禁料成事

  按照目前形勢,不能隨便了事,港鐵雖然已委任獨立工程師,但只是查找安全性是否足夠,不涉及責任。要清楚各方面的角色,港鐵不宜自己查自己,所以外界有聲音要求政府考慮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估計成事機會也不少,皆因唯有這樣,才能將港鐵、大判、二判及相關人等都問清問楚,這個做法最公平公開,而且一了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