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過破紀錄的酷熱天氣,終於落雨,氣溫稍降,而且還掛了風球。有心水清的人留意到,今次的風球由熱帶低氣壓形成就備受關注,逐步跟進,市民對風球由孕育到出世,仿似對寵物懷孕般關心。

  追蹤颱風亦步亦趨

  過往天文台對於風暴,都是一路監察,適時預告,但氣象走勢難料,通常距離香港很遠形成的高低氣壓,就算天文台有提及,市民都未必留意。有時可能在發出一號風球前幾小時,才會引起注意,不像現今時時關心。

  天文訊息的監察,本來是科學行為,有熟悉天文台運作的人表示,現今世界各地潮流,天文預測都不能不顧民情,既然媒體關心,市民又想知道,天文台提供信息都要稍為「貼地」。現實上,現時氣象監測全球化,資訊流通廣泛,輪到民間天文台佔據了話語權。在西方就出現商營天氣監測公司狙擊官方天文台,形成你追我趕,結果就產生追蹤風暴、亦步亦趨。

  近年世界各地的天氣預測,都有點政治化。由多年前美國超級颶風卡塔里娜吹襲新澳爾良,對總統布殊民望帶來重大打擊,到台灣幾次風災都變成政治危機。去年強颱風「天鴿」吹襲澳門,導致天文台長辭職下台。

  民間預測「啱聽」

  現時澳門天文台是由非從事天文預測的人領導,皆因當地人口較少,天文人才缺乏,香港天文台亦有為澳門提點意見。有人好奇問,既然如此,香港可否為澳門提供天文預測服務、輸出技術呢?答案是技術上可行,但掛風球既涉及經濟,又影響民生,決定應該由誰做?問責由誰承擔呢?這就不是科學範圍內的事。

  在區內的天文預測工作中,香港及台灣算是做得較好的地區,但兩地制度大不同。在香港,是否掛風球由天文台決定,較為科學化;在台灣,天文氣象監測工作由氣象局負責,是否掛風球則由政客決定,因此掛風球多了社會因素的考慮。

  更加複雜的是,全球氣象服務都是互相支援,在網絡上可看到不同氣象中心各自的預測。市民有時會見到有報道會出現香港跌至零度甚至下雪的極端預測,很可能是其他地方的天文台按不同假設作出的機率估計。香港天文台都有綜合這些不同數據作參考,再加上自己的預測所以很少出現這些驚人之論。一些發生機率低但迎合公眾口味的極端天氣預測,反變成有點禮失求諸野的味道,很多時更加「啱聽」。

  夾緊雙腳先去擋波

  天氣數據日益公開,要找些不一樣的資料來質疑天文台已非難事,若加上政經因素的大膽臆測,例如因為經濟因素而不掛風球,可以講到言之鑿鑿。形勢變化下,官方天文台就變成要守龍門,守得到是責任所在,一不小心被人「通坑渠」大細龍門齊齊射破,就變成慘不忍睹。現時有部分地方的天文台,就採用了最穩陣的做法,對打風機會有高估、無低估。此舉猶如龍門「夾緊雙腳先去擋波」,就算影響撲救反應,至少確保不會被人胯下進球。大部分學生哥或打工仔心態,多數希望掛八號風球提早放工或不用上班,風暴成形就變成為大家帶來「希望」,變成備受關注。至於颱風是否來襲,官方天文台不能因為公眾期望過分遷就,民間預測則可走民粹路線,以收旺場。這種情況下形成民間估錯多人原諒、官方估錯就很易被人鬧爆的不平對博弈,最後變成天雖有不測之風雲,卻仍逃離不了政治大氣候的影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