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粵語原創音樂劇《奮青樂與路》贏盡口碑,今年9月將載譽重演,一班傷健人士再次在台上展現音樂才華,訴說夢想。記者和劇中兩位視障演員傾談,了解他們的內心世界,以及不平凡的音樂夢!

  將踏入二十二歲的楊恩華,2014年跟隨爸爸由內地來港定居,在心光盲人院暨學校完成中三課程後,2016年轉讀主流學校閩僑中學。他現時視力只為普通人的5%,「因為我是早產兒,眼睛先天不好,視力不斷下降。」去年音樂劇演出前,他發現視力急劇減弱,「原本行路比現在快,且毋須別人帶領,但現在卻不可。」恩華並沒有向任何人透露,待演出音樂劇後才告知父母,「其實跟他們說幫助也不大,還是要靠自己去適應……」

  性格外向堅強的恩華,除了愛拉二胡和下象棋外,還愛上演戲。在《奮青樂與路》中他飾演「大師」一角,是合唱團新成員,雖不是主角,更只有四、五場戲,但他說很想讓人留下深刻印象,「我希望做到一個不太起眼,但好重要的配角。」有一幕,他要在台上突然站出來說對白,令人發笑,「搞笑和跳舞都好難,因為我是鋼筋鐵骨,每次練舞前拉筋都會令一班男生叫苦連天,老師更評價我們好像殭屍跳舞!」排練雖辛苦,卻令恩華結識很多朋友和老師,又學會自律和團體精神,更領悟到,「這個世界可以行的路有很多,年輕人要找到自己的方向,朝着夢想去努力!」

  談到夢想,早已考獲二胡十級資格的恩華計畫考完DSE後,繼續進修音樂,希望可入讀香港演藝學院,「我想從事有關音樂方面的工作,例如教授二胡、作曲或音樂行政等,不過都要看具體情況,如果考不上『演藝』就會返內地,學習特殊教育,之後當老師。」

  在言談之間,舉止成熟的恩華突然爆出一句:「我想三十歲後去武當山!」他說,因為香港百物騰貴,就業很難,「我不想做金錢的奴隸,所以小時候已有這個想法。」他又透露以前視力比較好的時候,都會把漂亮的女明星視作偶像,但現在卻沒有,「反而欣賞歷史人物——林則徐。」

  父親節(6月17日)將至,恩華打算與爸爸外出吃飯慶祝,「我平日放學都是回到心光住宿,周五才回家,與爸爸相處時間比較少。」父親現時沒有工作,會在家下廚,恩華很喜歡吃他做的菜,「他多煮東北菜,尤其愛吃炒酸菜!」楊爸爸同時要照顧比恩華小九歲、就讀小五的弟弟,兩兄弟雖是同父異母,但關係不錯,唯一令恩華苦惱的是:「我想教弟弟拉二胡,但他不肯學,只喜歡玩手機,遲些可能讓他接觸話劇。」

  余安琳沒有恩華般健談,但其開朗笑容卻勝過千言萬語。安琳為低視能人士,現就讀中二,去年有份參與《奮青樂與路》演出,她說音樂是她最大興趣和幸福,余媽媽說:「成為歌手和音樂家是安琳的夢想之一,她希望讓人感到快樂。」安琳說:「就像內地節目《快樂大本營》的主題曲《啦啦歌》,有句歌詞寫到:『音樂響起的時候,總期待有個聲音跟着我,輕輕唱起這歌』,也希望別人聽到我的歌,跟着唱。」

  余媽媽回憶,安琳出世後六個月看不到東西,玩具擺在她眼前也毫無反應,「那一刻感覺很寒!」父親屬低視能,媽媽視力正常,比安琳大四歲半的哥哥也視力正常。余媽媽懷着安琳時,醫院按照哥哥的情況,並沒提供額外檢查,直至安琳出生後才發現雙眼有問題,「那刻心情百感交集,又很自責。面對很多問題、不安和情緒等,猶如處身低谷……但低谷後卻出現光明!」進行了眼睛手術後,安琳恢復部分視力,當媽媽看見女兒觸摸玩具時,感動得難以形容,「對我來說,安琳的成長,每天都充滿驚喜!」

  安琳現時要架着一副重甸甸的超厚眼鏡,她自創了歌曲《夢的光》,訴說追求夢想的渴望,歌詞寫到:「想起了自己的夢想,究竟有多大有多遠……」眼見女兒現在對音樂很感興趣,知道自己想做甚麼,余媽媽決定跟隨女兒的思路走,輔助她一起探索音樂這條路的可能性。「我以前覺得小朋友長大後要有作為,那才叫做發光。但阿女每日都在難處中成長,生命每天都在發光,我從她身上重新認識生命,明白生命的喜悅,她是我的榮耀。」視力障礙患者注定要比別人付出更多努力,但凡事都有可能,台灣有金曲獎得獎歌手蕭煌奇,意大利有歌唱家Andrea Bocelli、美國有Ray Charles,香港也有視障歌手梁球,祝願恩華和安琳夢想成真,健康愉快。

  粵語原創音樂劇《奮青樂與路》(《Sing Out》)曾獲得第二十七屆香港舞台劇獎「最佳製作」、「最佳導演(喜劇/鬧劇)」、「最佳原創曲詞」、「最佳配樂」、「最佳音響設計」及「年度優秀製作」六大獎項,即將於今年9月再度上演,所有門票收入將不扣除成本,全數撥捐生命熱線及心光盲人院暨學校。

  該劇由專業製作班底,帶領來自四所不同學校的學生演出,是傷健和不同種族共融之作。故事講述憤世嫉俗的中學生遇上來自五湖四海的年輕人,一起組成另類合唱團,共同追夢。在迷茫之時重拾初衷,走出谷底,在尋找音樂與人生的路上,蛻變成奮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