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立法會相對平靜,議事堂在周三開會,似乎沒有重大爭拗,但當中也有些較為微妙、不容易留意到的事引起注意,就是兩名終審法院非常任香港法官的委任。

  根據香港司法制度,非常任法官在終審法院的制度中有重要角色。在審訊的過程中,必須具備的人選,今次委任四名非常任法官,當中兩名是英聯邦國家的海外女法官。

  建制派連番追問

  一般任命程序,議員都會提問,發揮監察角色。今次建制派議員在發問中,涉及不同層面。關注的一點是兩名女法官支持同性戀婚姻。香港現時法例對於同性戀婚姻傾向否定,暫時這是主流民意,議員因此關心兩名女法官的立場,會否影響審理案件。另一點是兩名女法官都是來自英聯邦國家,會否傾向邦聯制,若然有人在邦聯議題鬧得沸沸揚揚時,法官的立場又會否影響審訊,言下之意,自然涉及對港獨或自決的議題。

  正常而言,議員提問,政府作答是合理之事。建制派議員所提問,不能說市民中沒有人關注,但在提問的過程中就出現有趣場面。過往經常批評及炮轟政府各項人事任命及各項政策的非建制派議員,今次變成大力護航,尤其是激進派,差不多要反罵建制派有甚麼好問。

  岳仔盛讚外國月

  護航的聲音中,包括成員大多為法律界人士的公民黨,當中以楊岳橋發言最搶鏡。岳仔發言差不多說到根本連問都有錯,政府話OK就OK,大有邀請到這兩名法官,是特區政府執到的意思,議員仲講咁多?

  按正常而言,非建制派及公民黨希望法庭組成多元化及國際化,是一貫立場,但像岳仔般講到好似外國月亮必定特別圓,連提問都不用就有點誇張,皆因橡皮圖章都要做個樣蓋印,唱好都不必唱得咁盡。有人講笑指,若將岳仔的說話用周星馳的腔調演繹,效果都相當惹笑。有明眼人仲話,特區政府委任這兩名女法官視為成功示範,認為與有榮焉,這個調子與岳少出奇地相似。

  微妙盡在不言中

  有熟悉法律界的人士指,終審法院非常任法官數目足夠,沒有逼切性增加。今次的安排,不排除現屆政府十分希望增加女性法官。現時這兩名女法官江湖地位在本國毋庸置疑,要找女性法官亦不容易。現時邀請到兩人,政府感到相當難得。至於她們在公共政策的立場當局如何考慮,問問政府等官員作答,至少可以立此傳照,增加公眾了解,肯定無妨。從今次發問變成兩大陣營之間互相駁火,若然不看發言者,還以為護航言論出自保皇黨,反映委任明顯贏得非建制派歡心。明眼人笑言,由建制派及非建制派在議事堂的博弈,政局中的微妙變化已心照不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