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位作者都是學界名人,能夠邀得他們寫傳記,是書壇的盛事。李文達是「蠔油大王」第三代傳人,亦是本地知名企業家,書中盡是傳奇故事。

  說蠔油傳奇,要從拳頭說起,打開這本書第一個章節已教我入迷。話說李文達祖父李錦裳,十八歲入城考試從軍,成績名列前茅,返鄉等候官府徵召,奈何引起同村某公子妒忌,竟然聚眾圍打這位「武狀元」。李錦裳或許樹大招風,又有一說他身手不凡,為人仗義,所以開罪村中土豪,人家要來「買起」他。總之,土豪人多勢眾,李錦裳雙拳難敵四手,所以不得不暫避他方,這一走便打開了「蠔油傳奇」一頁。

  李錦裳落腳珠海南水村,打散工有了積蓄,便在家旁開設茶寮,這成為經營李錦記蠔油的基礎。看到這裏是不是有點看民初電視劇的奇情感覺?接下來本書敍述李錦裳與蠔結下情緣的情節更加曲折,有如愛迪生發明的小故事。

  蠔油原本與油無關,主要原料是熬煮蠔肉所得的蠔水。年輕的讀者不如筆者的幸運,我幼時跟家人去流浮山食海鮮時逛過當地的蠔油即賣攤檔,攤內有一個大型鐵鑊是用來煮蠔的,煮出的蠔水加入調味料,變成咖啡色的稠汁,入樽之後作為手信帶回家。難忘的是流浮山的蠔油攤檔「海鮮味」強烈,令我有點吃不消。

  李錦裳原本不賣蠔油,賣的是蠔豉,先把蠔肉熬熟之後,再拿去晾曬,豈知有一天他忘記熄火,生蠔煮出的水熬成黑稠汁,狀甚難看,卻有一種與別不同的鮮香味。管理學大師杜拉克談企業創新,指出創新(Innovation)機遇有七大來源,第一來源就是出於意外。意外的機遇看似巧合,其實造就了最多創新成功的案例,不過,不是純靠幸運,還看當事人是否機靈,李錦記的蠔油正是好例子。煮蠔煮過頭的李錦裳沒有沮喪,把汁放入口品嘗,這可不得了!原來是美味珍品,經過反覆找人試食和實驗之後,李錦記蠔油面世了,後來更演變成行銷世界的流行商品。

  李錦裳性格爽快,有俠義作風,他的孫子,後來李錦記掌舵人李文達,也帶有他的影子。書中詳述李文達年輕時代,從自行經商,到戀愛結婚的軼事,最終他選擇回去管理家族生意,把蠔油發揚光大。過程中,我們感受到這位蠔油第三代掌門人的明快作風,別的不說,有位跟他的老臣子透露,李文達年輕時在澳門以開快車出名,駕的是意大利名廠車,一起步就可讓人家「食塵」!李文達仔大女大的年代,原本一家人遊車河,可是在黃泥涌道遇到有車子挑釁,做事從不退讓的李文達即時要家人統統下車,獨自與挑釁者「單挑」一回,可見李文達確有其祖父的DNA。

  李文達的硬朗也見其經營之上,以往蠔油輸往美國這個大市場,受制於金山莊這個代理人團體,李文達為了李錦記的出路發展,敢於挑戰傳統,開拓全新方向。上世紀八十年代,為了奪得田灣一塊地,在拍賣場與實力雄厚的「凍蝦大王」蔡繼友交手的一幕,曾經震動本港商場,翌日,「蠔油大王贏了凍蝦大王」成為業界的熱門話題。

  書中記錄了一件頗令人感慨的事,就是強如李文達也不得不向之低頭,說的是上世紀五十年代發生韓戰,美國為打擊中國,不惜施出沿用到今天的霸王手法——貿易禁運。當知蠔油的主要原料是蠔水,香港雖有原產供應,可是遠不及滿足蠔油大王的需要,必須購入內地蠔水。於是乎,出口蠔油到美國的李錦記便成為美國調查對象,在港英政府的配合下,李錦記被查了又查,負責人一次又一次被問話。讀者們看今天新聞,可以設想得到我們的中興、華為是甚麼處境,也明白美國總統特朗普沒有甚麼神秘感,他的幾下犀利板斧也不外源自上代美國人的「智慧」,無論你喜歡與否,這就是現實。李文達最終憑其商業智慧及社會人脈,擺平了事件,出色表現也奠定他在李錦記的掌門人地位。

  如果你放假到澳門,記得行去新馬路尾、面對十六蒲的李錦記招牌老鋪懷舊一番。那裏已不再繁華如昔,但我小時候那一帶還是挺多人流,老鋪還有海味、蝦醬出售,是當年香港人必到手信站。原來那些年我已經接觸了李錦記,說着說着,幾十年了,看書時別有一番感受在心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