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士韋爾比亞音樂節室樂團(Verbier Festival Chamber Orchestra)的音樂會,是今屆《香港藝術節》最具「娛樂性」的音樂節目,皆因指揮家好風趣。

  指揮家加博爾.塔卡奇.納吉(Gabor Takacs-Nagy)帶領一群年輕的樂手,先為觀眾演奏莫扎特D大調第三十五交響曲,激情洋溢的樂思,令人想像一個蹦蹦跳跳的莫扎特,總是滿臉嬉笑,跟着是活潑喧鬧的樂思,聽了真想聞歌起舞……這樣欣喜的音樂,沒有人會估到莫扎特當時正為贊助作曲事宜而與老父鬧翻,父親不同意他匆匆結婚,我想這正是莫扎特偉大之處,人生多麼的困頓、個人多麼不順暢,甚至對人憤怒,他的音樂中不流露丁點的痕迹,一貫溢滿連綿不斷的歡愉,勉勵人們積極地生活,是多麼非凡的心靈。

  接下來是兩首協奏曲。先上埸是被樂評人形容能奏出「最複雜而迷人的音樂」的香港鋼琴家張緯晴,曲目是貝多芬G大調第四鋼琴協奏曲,是貝多芬失聰前自作自彈的一首作品。我喜歡張緯晴開奏前的動作,抬頭像在凝望蔚藍的晴空,彈出活力充沛的鋼琴獨奏樂段,樂團一言不發,單此一序幕,貝多芬決心在前輩莫扎特基石之上革新協奏曲形式,雄心萬丈,於張緯晴的演奏中表露無遺,隨後而來是弦樂奏出歌劇宣敍調的樂思,而鋼琴作柔和婉轉的懇求,似有兩股力量在拉鋸,預示不久後全失聰的貝多芬,一頭栽進個人與命運鬥爭的音樂創作。

  隨後由Gautiet Capucon拉奏聖桑的A小調第一大提琴協奏曲,我相信女樂迷會很投入,聖桑的樂章很優美,加上Capucon身形倜儻,面貌俊朗,一個偶像型的大提琴手,他應該很有女人緣。最後一曲,樂手站起來,納吉以上世紀老派典雅的指揮手法,演奏舒伯特降B大調第五交響曲.D485,此曲盡時,音樂會過了逾兩小時,但納吉有備而來,拿出貓紙,以彆扭的廣東話說:「我好開心嚟香港為大家演奏。」這名六十二歲的指揮家,懂行走江湖之道,加奏一曲令人出奇,是羅西尼歌劇《威廉.泰爾》序曲,是那首香港跑馬的背景音樂,樂手只奏了一小節就停下來,然後人人開口唱下去,台下觀眾被逗樂了,好一場令人開懷的音樂會。

文:劉國業 圖:香港藝術節

劉國業,新聞從業員,酷愛表演藝術,常穿梭於各大場館,以文字記下觀賞感念,回味接近真善美的歷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