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公布用作公務員加薪參考的私人機構薪酬趨勢調查初步結果,參考往年慣例,今年公務員薪酬可望調升超過百分之四,遠遠跑贏通脹,公務員組織理應「收貨」。至於部分組織批評現時扣減遞增薪點的計算方法出現問題,就要拿出能夠說服市民的理據。

  薪酬趨勢調查委員會到今年四月一日為止的調查結果,得出年內私人機構不同階層僱員的薪酬調升總指標。扣減公務員享有的遞增薪點因素後,初步建議的今年公務員薪酬調升幅度,是高、中、低層公務員分別為百分之四點〇六、四點五一和二點八四。

  按照慣例,當局考慮到公務員士氣,以及避免進一步擴大貧富差距,會把低層公務員的薪酬調升幅度拉高,至與中層公務員看齊;換言之,低層公務員也可獲加薪百分之四點五一。

  未計增薪點 已跑贏通脹

  到今年三月底為止的財政年度,本港的綜合消費物價指數只增加了百分之二點六,公務員一律獲至少加薪百分之四,沒有甚麼理由不接受。事實上,除了這個人人有份的加幅,按照政府按年資遞加薪級點的機制,不少公務員實際薪酬會「加上再加」,收入增幅不止於此,還未計算部分人會因為升職而加薪。

  絕大部分私人機構都沒有這種遞增薪點的安排,加薪總指標已包含了僱員資歷和生產力提升等因素。數十年前港府的做法,是完全按照總指標的幅度以調升公務員薪酬,再另加增薪點,被社會批評令公務員薪酬遠遠拋離私人市場,慷納稅人之慨,結果政府引進了扣減遞增薪點計算公式,社會認為較公平合理,政府保持作為「良好僱主」,又避免公務員薪酬過分膨脹,做法一直沿用至今。

  這個機制令公務員全體調薪再加上薪級點跳升合計起來的加薪幅度,與私人市場看齊;不過,一些已經到達薪級頂點又沒有升職的公務員,就「跑輸大市」。

  由於公務員隊伍擴充,加上大量已到頂點的公務員退休,隊伍中多了人享受遞增薪點,導致現行薪酬調整計算公式扣減的遞增薪額擴大了。

  薪酬計算 須守財政紀律

  以今次的低層公務員薪酬調整為例,總指標是百分之四點八九,但是扣減遞增薪額就達二點〇五個百分點,導致淨指標只得百分之二點八四。

  部分公務員團體不滿遞增薪額被「唧高」,認為不合理和有損士氣,認為應該改變,或者至少按照以往未出現退休潮而計算出來的結果,把扣減安排「封頂」至總指標的一成左右。

  問題是這種簡單「封頂」的做法,並不能反映到今天的勞工市場變化,結果可能重現公務員薪酬拋離私人市場的現象,表面上是跟隨私人市場調升,實際加薪幅度卻帶動私人市場你追我趕。

  實際上,近年低層公務員的加薪幅度已經多次跑贏私人市場,為避免擴大貧富差距,這個做法可以理解。但是,在整體公務員開支方面,就須嚴守財政紀律,如果要改動行之多年的機制,更須從長計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