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天,浩榮如常來到圖書館,搓搓後腦對我說句:「老師早晨,我來疊報章。」然後點點頭笑得有點尷尬地拿着箱頭筆往書包架走去。

  浩榮真的是個善良的人,他總是帶着微微笑意。遇到人的時候,他的笑容就更溫婉,笑意更深,不論熟悉的還是陌生人。他的笑是堅持不露齒的,偶爾在大合照時不留神笑得露出了牙齒,便趕緊閉上雙唇保持微笑。這個胖胖的大塊頭,眼睛小小,臉頰脹鼓鼓、紅彤彤,笑的時候眼睛瞇得更像睜不開眼。各種因素加起來使他看起來像個魁梧的天然呆卡通人,煞是可愛。不過我們都不止一次聽到別人這樣說:「這個大嚿衰總是在儍笑。」有時浩榮聽到,也只摸摸腦袋瓜、搓搓臉,一臉抱歉似地笑,笑容有點勉強。我知道浩榮不是儍笑,雖然他有時笑得難為情、呆頭呆腦的尷尬模樣,但他的笑定然是為了釋出善意,因為他是個單純的善良人。

  某個早上,因為一句話浩榮改變了他的當值習慣。本來每星期只須當值一個上午,但是自那天之後每天都是浩榮當值的日子,沒有人會為他點名,也沒有人催逼他,他不來的話也沒有人懲罰他,他是自願的。「老師我答應你,我每天都來疊報章。」

  「你真好!幸好有你!這幾天我都是獨個兒手忙腳亂地分報章,今天見你分類井井有條,是我這幾天以來最輕鬆的早上,真感謝你!」浩榮邊聽邊用他那厚大的手掌洗面一樣搓自己的臉面和後腦,甚麼都沒說,只是靦腆地笑。其後每個早會,他都自動自覺到圖書館,跟我打招呼之後就獨個安靜地分配報章。浩榮說他曾受過三個月的疊報章訓練,組長天天監察,確認他再沒出錯之後才讓他自個兒疊報章。浩榮的組長是個好逞強的高個子,常常扯大嗓門「認叻」。他不喜歡我,因為我常忍不住出口提點他──在他的朋友面前。我尤其看不過眼他趾高氣揚地高聲吩咐組員完成任務,自己坐在一旁蹺起二郎腿,用一種無禮的、囂張的態度指指點點,差遣人做事像「奉旨」一樣。

  有時派報公司遲了把報章送到校,工友未及把報章運送到圖書館,浩榮就會坐在面向玻璃門的沙發上發呆,頭稍稍仰起,嘴巴微微張開,像那些看屏幕看得着迷的小孩子,配上小小的瞇成一線的眼睛,總使我疑惑他是否睡着了,不好意思驚動他。浩榮似乎是個不懂得拒絕的人,我曾問他為何不拿本書看看呢?反正坐着那麼無聊。他便以一貫的尷尬笑容點點頭說好,隨手拿了沙發旁雜誌架上的社區中心活動小冊子捧着,久久沒翻過一頁。第二天,我再次提議他拿本書看看,他同樣拿起了社區中心的小冊子捧在手裏。第三天,我直接把想推介他看的書交到他手上,他翻揭了幾下,復又往門外看。換了是其他不愛閱讀的同學,每每邀請,十居其九都斷然拒絕,或唯唯諾諾應答好呀好呀隨即走遠「選書」,浩榮卻貫徹始終「來者不拒」。

  我觀察了好幾天,又問他為何只選那個位置,不坐別的地方,雖然他說沒原因,然而可以估計大概因為這個位置能第一時間看到工友姨姨送來報章。事實上,每次未見姨姨身影,只要聽到報章車轟轟轟轟的響聲,浩榮便馬上從沙發「彈」起來,急步趨前拉開玻璃門。

  工友姨姨每次見到浩榮都說:「你來幫老師忙嗎?天天都見到你,真乖!」浩榮一貫神情帶點抱歉似的一臉尷尬地笑着摸摸後腦,放下早執在手裏的箱頭筆,低頭默默分發報章,用孩子氣的粗糙字體寫下A/B分辨特別版和基本版,以便訂報同學取用。

  浩榮記性不好,甚至有時丟三落四的,他很久沒有借書的原因除了因為不特別深愛閱讀之外,更大原因是他老是忘記還書,一天推一天,罰款計日累積,稍一不慎便少了一包燒賣,再有不慎便會丟了一個芝士漢堡,更冒失的話失掉的就是餐肉麵了。而最嚴重的一次,浩榮因遲還書而在呼呼北風霍霍吹動的冬天幾乎「損失」了早餐的兩個菜肉包、小息的百力滋、午餐的餐肉魚蛋肉丁麵配朱古力奶、下午茶的麻醬烏冬加雲呢嗱甜筒。正躊躇着不知如何是好之際,慶幸在還書賠款時老師問他:「你賠款後今天有錢吃午飯和坐車回家嗎?要不要辦理分期付款?」他才保得住午餐的肉丁麵。其實他見過許多同學拖欠罰款,同學也教他每天只交一點點錢,把還款期拖得長長的,但他覺得這樣做不好,而且也不好意思這樣做,同學說他笨,不過他不想自己像個騙徙。「老師我答應你,明天一定還清債務。」

  我曾向其他組長推薦浩榮,「是的,他是很善良的男生,可惜學甚麼都學得很慢。」、「如果他能醒目一點就好了!他手腳太慢。」、「他儍更更,我不要他。」。浩榮學習能力的確不高,也不善於理解和溝通,只是,分發報章這工作,他受過訓練後從來沒試過出錯,也從不遲到、不躲懶、不失信。他的確不精明,但也不怕吃虧、不計較,可惜的是這種不計較,往往是許多人眼裏的儍瓜。(完)

  文:游欣妮。喜歡寫作、手作、閱讀。曾出版散文及詩集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