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九龍醫院喉癌病人因為紗布覆蓋造口死亡事件,涉事醫生被判失德須停牌六個月。決定惹起醫生不滿,指事件要醫生為醫護行為包底。

  事緣幾年前有喉癌病人接受手術切除咽喉,須靠永久氣管造口呼吸,其後造口被紗布及膠布遮閉導致窒息死亡。醫委會在聆訊後指出,主診醫生有責任妥善照顧病人,但他事發前曾多次到病房都沒發現護士出錯,是不能原諒。他亦有責任提醒護士防止出錯,但他無做到,認為他的表現低於註冊醫生應有水平。

  醫委判決惹起醫生反彈

  聆訊過程中,辯方陳詞時提到,護士理應知道病人氣管造口屬永久性,認為醫生可依賴護士專業行事。醫委會就表示不認同,反而被告沒深刻了解自己錯誤,最終作出停牌決定。

  判決公布後有部分醫生認為,判決等同醫生要為護士的行為包底負責,有欠公允。政府的回應是這屬於醫委會決定,若醫生不滿可以依機制上訴。

  病人因為護士出錯窒息死亡,作為巡房的醫生要負責任,是否等同「包底」?按醫委會的說法,主診醫生應對病人有全面的觀察,若然造口被封閉,醫生應該察覺,否則就是疏忽。由於造口是醫生責任範圍內須留意的地方,醫委會認為主診醫生應該會發現異常,所以裁決聽來合情合理。從另一個角度看,主診醫生問了責,不等如出事的醫護無事,兩者是獨立個案,各自承擔,不存在「包底」。

  今次出事,有人歸因反映了公共醫療體系人手的不足,當局指現時大學已增加培訓醫生。近年公院人手不足,醫護忙碌壓力大無庸置疑,至於是否今次出事的原因很難說得準。今次個案發生在六、七年前,當時公院壓力還不如今日嚴重,現今情況相當更惡劣。現時醫界人手不足,但解決方法說來說去都是增聘退休醫生做兼職等幾招,本地培訓醫生數目增幅有限,向外招聘醫生更是有名無實,未來情況只有惡化。

  公眾不滿演成問責訴求

  現時在醫學界內,部分私人醫生大力反對增加人工資源,在私人醫療不斷挖走公院人手下,很多服務指標已不斷下降,公院應付得緊急重病,就難以兼顧普通患者。照顧得非緊急病症,重症的跟住就要延遲,病人和醫生的壓力都不斷增加。現時社會對醫療服務和收費的不滿,演變成對醫生問責的呼聲,公立醫療體系已變成壓力煲,結果是業界之內,部分人得益,其餘的人就要承擔代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