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〇一二年,同流演出《聖訴》(《Doubt》),由同流藝術總監鄧偉傑,夥拍另一位資深演員傅月美,在舞台上較技,當年激起了迴響。今年該劇團重演這齣作品,除了演出,鄧偉傑還親自扛起導演之職,雖然劇本不變,但在節奏等處理上,相信將有不一樣的演繹。「今時今日,在香港土生土長、對香港有強烈情感的人,有許多Doubt,我自己在這個階段都有許多Doubt,自自然然覺得這套戲跟自己有連繫,更想再度演出。」

  筆者最初是從二〇〇八年上映由梅麗史翠普、菲臘.西摩.荷夫曼主演的同名電影,認識《聖訴》,後來同流搬演該劇,才知道電影改編自美國劇作家尊柏烈尚尼的劇作,舞台版本才是原著,更對同流的舞台演出加添期待,在他們演出前,筆者也有到訪,記得當時較多問及電影版和舞台劇版之異同,這次重演,我們的對話,便先以兩次演出有沒有甚麼不一樣,打開話匣子。

  「沒刻意為不同而不同,文本一樣、背景一樣,基本上內容相同,但導演的切入觀點、對空間的處理,或有少許不同。」鄧偉傑不諱言,《聖訴》是一套演員的戲,如果演員足夠光芒,大家集中欣賞他們之間的角力,不必華麗布景,於是布景成了今昔演出一個較大的改動。鄧偉傑在劇中再一次演出面對性醜聞指控的Father Flynn一角,自導自演,得目光抽離,宏觀大局,「神父到底有沒有侵犯學生?但有些事情、表現,是不應該外露的,否則就會為劇本蓋棺定論,但該劇的重點,並非要作出結論,而是想觀眾不停思考。」

  這一點,兩次演出大致相同,但隨着演員對手陣容不同,他的表現也將有微妙變化。伍潔茵飾演對學生要求非常嚴格的傳統教會學校校長Sister Aloysius,他坦言,伍潔茵的嚴肅感比傅月美更強,「在香港舞台劇界,要找一個這種分量,又能演到這個角色的演員,實在不多。」亦因她為角色賦予了不同印象,她唸的某些台詞、互相角力的對手戲,在鋪排上也有不同。

  這趟重演《聖訴》,原來鄧偉傑最初打算只導不演,其角色本打算邀請朱栢謙來演,「他與其他演員都有交過手,某程度上會有默契。」只是他最終無法抽空,早前公開遴選的演員又不太合適,鄧偉傑只好再次上陣。

  天真友善的老師Sister James,則由楊淇演出。鄧偉傑沒有跟楊淇合作過,她卻來過同流上劇本分析的課,後來伍潔茵提議找她飾演Sister James,鄧偉傑亦讓她先看劇本,她讀後便答允演出,彼此合作後,鄧偉傑之前沒想過,能在楊淇身上找到一些特質,這是他覺得與她合作最有趣的地方。

  鄧偉傑和楊淇現時皆沒有宗教信仰,前者曾經在基督教受洗,後者也讀過基督教學校,伍潔茵則一直是天主教徒。問及劇中對教會、信仰、制度的質疑,會否影響立場、價值觀未必盡同的演員演出心情,鄧偉傑笑着說:「做得演員,就要有那種包容,如果你選擇了演出,好應該開放自己,以不同角度看世界,但這不代表要改變自己。」

  同流二〇一七、一八劇季,以「再」命題,以重演劇目列陣,早前還有《狗臉的歲月》(二〇一〇年首演)、《不期而遇的男人》(二〇〇六年首演)等讀戲劇場上場,劇團似在回溯走過的創作路,並加以雕琢、昇華,然後重新上路。原來鄧偉傑最想重演的,是二〇一六年的《心靈病房》,當時該劇只能排演一星期,但反應很好,主演的羅冠蘭,亦憑該劇奪得香港舞台劇獎「最佳女主角(悲劇\正劇)」,可惜因為演員檔期問題,暫未能成事。

  事隔六年,《聖訴》今天重演,這一代的觀眾可以在劇中得到甚麼?「我希望這套劇帶出這個訊息:你要對你的決定負上責任,尤其是事情影響第三者,只是大部分人卻不會深思熟慮,而當你有猶豫的時候,你會否花時間尋找真相?抑或只堅持自己所認知的答案?」一套戲,當然改變不了一個人,「但如能讓年輕觀眾拓闊思考,我覺得肯定是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