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首林鄭月娥上立法會接受質詢,土地成為議員發問焦點,當中提到會否引用官地收回條例收回發展商土地,特首答得斬釘截鐵不會考慮。

  本港有地難用,山上水底都有環保考慮,不易規劃發展。其他土地,不少都在私人手上,包括棕地和農地,這些土地要用來起樓,理論上應該可行,實行起上來,則有不同利益考慮。覓地小組提出公私營合作,同時倡議由獨立機構去平衡利益。此舉顯然是明知這個建議很易跌入官商勾結的指責中,變成說易行難,動彈不得。

  你倡合作 我要對打

  覓地小組提出公私合營,看來是大勢所趨;然而,要反對的人總有理由,他們提出的方案就是以公謀私,要求政府用土地收回條例,在作出賠償後將收回私人土地,用作發展,認為這樣就包保不會有官商勾結的可能。

  為了保障公眾利益,政府一向有權收回私人土地用作發展的做法。用私人徵地看來是可行做法,不過,特首就直言此舉有可能會引起法律訴訟,結果可能一拖經年,影響供應。

  特首的說法,顯然是指向大發展商或大地主,這些人財雄勢大。若然政府甘詞厚幣,誘以之利,只要算盤打得過,他們會樂意拿出地皮起樓,但如果如胡蘿蔔吸引他們合作,大地主必然善價而沽,坐收巨利之餘,要大規模發展可能也沒有想像般容易,搞不好大地主盤滿鉢滿,公眾自然會覺得吃了虧。

  提了建議 反對有理

  收地發展少了益地主的嫌疑,但打官司恐難避免,這類長命官司拖十年八年絕不出奇,這正是特首斷言拒絕,以免惹起無謂期望的底因。有人因此獻計,當局可以收回高球會的部份土地,此舉可以作為向公眾交代的公關安排,有利推動公私營合作。不過,這個構想卻遇到高球會大力反彈,令到整個覓地諮詢變得激化,這可能是當初想像以外的效果。

  特首直言不會收地,顯然是想把建議消滅於萌牙狀態,狙擊政府的團體,策略則是明知不可為而要為之,所以覓地小組過去兩日現身,依然有人繼續提出要求收地。反對者的戰術是明知政府不會做、不能做的,就會成為倡議的重點,當日後有人質問他們如何向劏房戶交代時,反對者就可以理直氣壯,話自己提出了建議,只係政府害怕地主財主不敢硬吃螃蟹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