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園街是我小時候的回憶,那些年我每個月總要去一次,所為何事?請留意下文,這是我的小故事。

  作者是理工大學傳意設計系助理教授,當然,更重要的他是旺角花園街老街坊,對於這一條還保留過往香港特色的大街,他很用心地作了一番感情的描寫,以及學術的研究。其實,每條街的容貌都在訴說自己的故事,你從文化人類學的角度去研究,可能寫出一本花園街的口述歷史,甚至有可能把波鞋街、金魚街店鋪與店主之間,原來的血緣關係找出來,令人深入了解這條街的社區化是如此這般形成,有助你進一步了解香港近代城市發展鮮為人知的結構模型。

  作者採用的是城市觀察方式,試圖解讀這條街、解讀這個香港,他用了不少篇幅談城市空間,這是城市規劃的一門課。不過,在香港這個城市談空間,看來有點諷刺。今天起牀我看早晨新聞,大埔一百八十方呎的「納米單位」,已經接近四百萬元,還有甚麼空間?樓價再升,好快就有一百方呎的更細單位出售,事關地產商縮減「空間」換取更相宜的「上車」樓價!我們的自主、自住空間愈來愈小。姑勿論如何,大家有興趣看現代主義城市規劃、建築學理論的話,看本書你會感到大有收穫。

  香港的「空間」被「納米單位」吞噬之同時,好多有歷史價值、地方特色的街道被高樓大廈取代,上環的鹹蛋巷沒有了,中環那條魚蛋粉巷子也沒有了,看看古老街道資源比香港豐富的澳門,情況也不太美妙,尤其是新馬路的特色有自然風化的趨勢。我兒時回憶的港澳街道,不是變得現代化,就索性消失了,例如灣仔的喜帖街。作者慨歎,現代城市化下的香港,將軍澳式的空中街道勢必成為主流,大街只是留給汽車使用,旁邊的鋪頭只有連鎖店鋪可以租得起。當街道再沒有故事、街道再沒有人情味,放工返回你的「納米單位」(如果你夠幸運的話),在放不下電視的廳房合一的空間內,你最大享受是打開平板電腦看視頻。

  講吓講吓,我好似遠離了花園街,話說回頭,當年我之所以每個月去花園街一次,是因為祖母帶媽媽和我去這條街幫襯一家油莊,這家油莊有一座封裝鐵罐的機器,一罐罐的生油是方便寄返鄉下。何解內地親戚要我們個個月寄生油上去?皆因中國在上世紀六十、七十年代乃一窮二白,鄉下人營養不良。花園街對於我而言,不是一條百貨街那麼簡單,而是接連我家的上一代與內地親人血濃於水關係的韌帶。祖母很孤寒,花園街有很多玩具地攤,形形色色,應有盡有,據說是玩具廠商被打回頭的貨(退貨)。花園街的小販廉價大量購入,用益街坊的價錢擺賣,可是祖母都沒有帶過我去買玩具。有一次,媽媽跟我行過花園街還我心願,我記得買了一架鐵皮製的救火車,不得了,這玩具太漂亮了。

  長大了,花園街還是不失雜貨的傳統,只不過,地攤沒有了,這條街變得很規範,沒有往日隨心隨意的感覺。地攤當年賣的貨,一、兩個星期就煥然一新,原因很簡單,事關廠商每次被打回頭的貨都不相同(一笑)!

  據作者資料指出,花園街全長一千二百米。天啊!這個數字我從來未有確實掌握,之不過,我認真從街頭的波鞋街,行到花墟球場,感覺是有點累,原來路程是「有番咁上下」。我愛行波鞋街,這是中學的情懷了,但近年我最多去的是先達廣場。這個特殊的商場,正好在中間花園街段的旁邊,樓下有好多手機鋪,我多款手機的買與賣,都是在這個商場交易。很多年前,這是先施百貨公司,那一年,家人要北上回鄉探親,由於天氣很凍,媽媽特地去先施為我選購一套羊毛內衣,這是英國製造,很名貴的。自此之後,我好少返鄉下,而鄉下的親人早已不再種菜、養雞養鴨,跟我同輩的親人搬去新開發的小區,一家人住洋樓。鄉下的樓市近日好興旺,皆因我鄉下屬大灣區,今時今日,又豈是我童年去花園街買油的年代,今時今日,返鄉下炒樓就差不多。

  花園街,我告訴你,過往一切已成歷史,唯望你老當益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