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報道)荃灣工廈揭發蜷縮男屍被埋葬在水泥棺,案件昨天在高等法院續審。次被告承認因單位氣味太濃烈不能處理而建議潛逃到台灣,指三人有想過「着草」到澳洲,但「驚飛十幾個鐘一落機就俾人拉」。他又指首被告曾經動過肢解死者的念頭,並透露首被告與特赦證人何菱瑜(小草)是「養父養女」的關係,以及其頸部原有「草」字紋身。他又指其他兩被告的本意在求財,並非殺死案中死者,但事態發展始料不及,二人「一不做二不休」,首被告要向死者注射多點酒精「等佢死快啲」。

  三名被告被控於二〇一六年三月四日在荃灣灰窰角街DAN6、九樓一單位內謀殺廿八歲男子張萬里。次被告劉錫豪「阿豪」指案發時首被告曾祥欣「阿T」在死者身上注射貌似尿液的液體並說「都唔差在喇,打多啲酒精落去,等佢死快啲」,又認為「阿T」及第三被告張善恒「阿K」當時「畀我感覺一了百了」、「一不做二不休」。「阿豪」稱認為窒息是令死者離世的原因,稱案發後死者「眼無擘大,但曾祥欣話好棹忌呢樣嘢」。去新加坡前,「阿K」眼神兇狠地着他不要想着一走了之。

  次被告又聲稱,案發後他和「阿T」去了荃新天地的日本城,對方買了一把刀,他目擊首被告拿著刀進入屍體所在的洗手間說要肢解死者,但後來謂辦不到。被問及為何要帶同小草潛逃,「阿豪」稱首被告覺得「擺佢(小草)係香港好危險、驚佢亂講嘢」,又謂曾祥欣和小草關係頗特殊、是「養父養女」、形影不離、經常讓人誤會是男女朋友。警員着次被告形容涉案人士的身體特徵時,他表示曾祥欣的頸上原有「草」字紋身,但在台灣將紋身改成一個十字架。

  他亦透露四人在台灣時曾待在松山、西門町,及在板橋區租屋。他坦言在台灣時各人有討論案情,例如在收看新聞時會指出錯誤報道:「我哋都冇去嗰個地方」;各人又會談及「曾祥欣阿媽就嚟癡線」、當初處理事情時的不該等等。案件編號:高院刑事四五九——二〇一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