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報道)荃灣工廈DAN6於前年三月揭發的水泥棺藏屍案昨天在高等法院續審。案發時與三名男被告同住及一起潛逃台灣的特赦證人「小草」何菱瑜作供完畢,小草曾承認於案發前隨口建議將案中死者的屍體埋葬在大嶼山,昨天接受第三被告的大律師盤問時否認有提及過要將死者「斬件、扔落海」,但承認在首被告於會議中建議殺害死者時,她曾經以開玩笑形式附和,說出像「殺了阿J、分錢畀我」的話。大律師更不斷質疑小草在庭上的證供與她向警方錄取的口供不符,她在質問下再度灑淚證人席,哭着反問大狀「點解你覺得我一定要記得晒所有嘢?」

  小草於庭上多於一次表示「阿K」在案發當日前的組織會議中,有附和殺害死者的計畫,她指「佢有附和㗎」、「佢都話有講過」。在案發前即一六年三月四日的早上,「阿T」曾諮詢小草該在何處埋葬死者,早前在主控官的提問下,她指自己當時隨口回答將死者埋葬在大嶼山。昨日在庭上,小草否認提及過要將死者「斬件、扔落海」,更強調自己「絕對冇講過」、「我真喺冇講過」。

  小草昨同意在首被告建議殺害死者時,她曾經說過類似「殺了阿J、分錢畀我」,但強調自己只是在開玩笑。徐福亮大狀續質疑她為何從來沒有在與警方錄取的四份口供或八份錄影會面裏,主動招認自己有說出過上述的句字,又質問她早前是否在被捕後害怕被牽連在謀殺案中,她謂「唔喺」,大狀質疑她為獲取免予起訴,才準備好承認自己當時說過些甚麼,她表示「冇人提起呢句嘢,我根本完全唔記得,同埋如果我係要咁做,我根本連大嶼山呢句都唔會講出嚟啦」。被問及為何早前不向警方透露上述事情時,她表示「因為我根本記得好多嘢都係事後先記得,好多嘢都係一閃而過」及「唔會特登記住我唔係認真講嘅嘢」。

  小草又指「阿T」曾在單位內給予她和「阿K」一些飲料,內有不明粉末,她喝了該些飲料後會嘔吐、暈眩及昏迷,徐大狀指出「阿K」喝下同樣飲料後會失去時間觀念、判斷力和理性思維,更需要長時間睡覺休息。在錄影會面中,小草表示「阿K」和自己並不是組織「THERE」的成員。

  「阿T」身上有「M」字樣的紋身,小草表示「阿T」曾跟她說自己的妻子名叫MANDY,故他在身上紋上該字母,大律師問小草「據你所知,首被告嗰陣有老婆?」小草表示「係」。她又稱知道「M」代表一個新組織,即首被告意圖離開「THERE」另起爐灶。小草指「阿T」經常說謊,她指「阿T」經常吹噓自己是富豪、在各人面前「扮大佬」、經常炫耀如何輕易能賺取金錢、又操縱他人做事,若首被告着「阿K」去買飯盒,「阿K」會照辦。

  她續稱,首被告不時威脅她指「你畀人跟緊、有人𥄫住你」,而當時她認為首被告「搵人喺後面跟住我」,她感到害怕。徐大狀問她知否首被告曾對多人包括「阿K」謊稱自己認識在財務公司裏工作的人,着他們借貸,指債項會「消失」,借了的錢不用還,稱此為賺取金錢的好方法,小草回應指「我知有呢件事」,但當時不清楚那是實情還是謊話。

  案件編號:高院刑事四五九——二〇一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