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標題:因為漏罪,貪官坐牢期間被加刑)

貪官被減刑的情況並不少見,但你聽說過服刑期間刑期又被延長的事兒麼?

近日,因為在服刑時被發現還有漏罪,深圳市原副市長梁道行在監獄里的時間又被延長了。



梁道行於2012年12月1日落馬,2014年11月因受賄罪獲刑10年,刑期自2013年2月7日起至2023年2月6日止。

但現在,他又要在監獄多待半年。

服刑期間發現有漏罪

裁判文書網披露了有關梁道行的判決書。

判決書顯示,2017年9月21日,廣東省肇慶市檢察院指控梁道行犯受賄罪,向法院提起公訴。

法院經審理查明:

1994年至2011年間,梁道行利用其擔任寶安區委書記和深圳市副市長的職務便利,在工程建設、開辦醫院等方面為顏繼攀提供幫助,多次收受賄賂共計人民幣35萬元、港幣30萬元、英鎊5000元、歐元10000元。

2017年12月21日,肇慶市中院最終認定,本次犯罪屬於漏罪,應實行數罪並罰:

被告人梁道行犯受賄罪,判處有期徒刑1年6個月,並處罰金人民幣10萬元。與前受賄罪所判處有期徒刑10年,並處沒收個人財產人民幣100萬元數罪並罰,決定執行有期徒刑10年6個月,並處沒收個人財產人民幣100萬元(已繳納),罰金人民幣10萬元。

更有趣的是,政知君注意到,如果算上本有可能的減刑,梁道行里外里要多坐一年零兩個月的牢。

去年5月18日,梁道行曾被建議減刑:服刑期間,認罪悔罪,接受教育改造向法院提請對其減刑8個月。

因為有漏罪,這一建議最終還是被法院拒絕了。

應該是10年半還是11年半?

10年+1年半,兩罪並罰為何最終隻判10年半?

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s)查閱得知,我國刑法69條規定:

判決宣告以前一人犯數罪的,除判處死刑和無期徒刑的以外,應當在總和刑期以下、數刑中最高刑期以上,酌情決定執行的刑期。

梁道行對起訴書指控的犯罪事實、罪名均無異議。不過他辯護稱,“行賄人顏繼攀在2012年12月外逃,導致梁道行收受其賄賂的犯罪事實在2014年未獲認定,並非是梁道行自身原因所致,本次起訴不屬於漏罪,不應實行數罪並罰。”

顯然,法庭對這一說法並未采納。

事發後12天,“金主”外逃

接下來再來說說這個犯事後逃到國外的“金主”顏繼攀,據披露,目前他已經從國外回國自首。

顏繼攀1962年5月1日出生,廣東陽江人。曾任深圳市恒生實業集團公司董事長、總裁。不過,讓顏繼攀為人所知的,則是他開辦的恒生醫院。該醫院是深圳市規模最大的民營醫院。

雖然2014年審判梁道行的判決書中並未涉及顏繼攀,但實際上深圳市五屆人大常委會2013年初就表決通過,同意廣東省檢察院申請,對深圳市人大代表顏繼攀采取強製措施。

隻不過,那時他已經身在國外。

梁道行被省紀委調查組帶走是在2012年11月29日,當時他隻說了一句話:“是不是雙規我?有無手續?”兩天後,廣東省紀檢監察網公布了消息。

對比“金主”顏繼攀回國後的供述:“我是在2012年12月10日以送我兒子出國讀書的名義去美國的,我現在回國投案自首。”

對比兩者的時間,梁道行落馬後12天,“錢袋子”顏繼攀就外逃出國。

“飛機上,我給了他1萬歐”

“我在1994年的時候通過寶安區福永鎮書記鄧某介紹認識了時任寶安區委書記梁道行,後來經常一起吃飯、打高爾夫球,互相很熟悉,交往密切。”顏繼攀說。

按照顏繼攀的說法,顏繼攀的得意之作恒生醫院,是梁道行通過關系幫忙審批而開辦的。

“大概在2002年的時候,我在寶安區西鄉鎮開辦了深圳恒生醫院,醫院的門診樓和住院樓是向西鄉鎮政府租的,當時我想讓西鄉鎮政府免我前5年的租金,為此我與西鄉鎮政府談了很久都沒有談妥,於是我就請梁道行幫我向西鄉鎮書記何某打招呼,後來經過梁道行打招呼,西鄉鎮政府就同意免我五年的租金,在2003年我就與西鄉鎮政府簽訂了合同,2004年8月開業。”

他說,為了感謝梁道行,他曾送了15萬元港幣。“具體過程是在2003年的中秋和2004年春節的時候,我和梁道行吃飯,飯後我一次給了10萬元港幣給他,一次給了5萬元港幣給他。”

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s)注意到,在梁道行出國時,顏繼攀也曾送錢。

“第一次是大概2004年的時候,當時梁道行已是深圳市副市長了,他去英國和德國考察有關大運會的事情,我也跟他一起去,在英國倫敦的一間酒店,我給了5000英鎊給他,這些英鎊是用信封裝的,面額50鎊到100鎊都有。第二次是大概2005年的時候,梁道行去荷蘭、葡萄牙等國考察,我也有陪同,在飛機(上)的時候,我給了他1萬歐元。”

“雙規後1天至少1包煙”

梁道行個子不高, 小眼, 禿頂,外形普通,神態溫和親切。他生於1949年3月,曾用名梁麗桃,是土生土長的深圳人。



1975年,梁道行從寶安縣鬆崗公社書記開始步入仕途,至2002年2月,53歲的梁上任深圳市副市長(正廳級),這在深圳近年的高層官員中可謂鳳毛麟角。因時間之長,他曾被稱為深圳政壇“不倒翁”。

而在此之前,梁道行還曾任深圳三個主要行政區(羅湖、寶安、南山)的一把手,又號稱深圳的“書記王”。

據《廣東黨風》雜誌披露,雙規期間的梁道行焦躁不安,一天至少抽掉一包甚至兩三包煙。為對抗調查組問話,他要麼三緘其口,要麼避重就輕,仍幻想著可以“逃過一劫”。梁道行母親去世後,調查組決定讓梁道行送自己母親最後一程。

但出於安全考慮,調查組還是通過殯儀館協作,先行將無關人員請出靈堂。偌大的靈堂中,梁道行孤獨地跪在母親靈柩前。他深深懺悔道,“對不起,晚節不保,來世再報!”

來源:政知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