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岑偉宗,作詞人,音樂劇創作人。曾獲金像獎、金馬獎及香港舞台劇獎等。資深語文教師,為香港公開大學語文及教育學院兼職導師。)

  現場表演不論規模大小,總是有無可抵抗的魅力(前提表演者的水平足夠),我說的不是劇場,而是集表演與餐飲於一身的Live House。

  接觸過的劇場人或表演人,音樂人更不用說,不少都思慕Live House,不論去聽歌或唱歌,都覺得是賞心樂事。我自己一來不太嗜杯中物,偏偏這些地方免不了喝酒(我偏見喔),二來因為座椅環境,通常都不太舒服(更甚的是只能站着看),三來是Live House的舞台都狹窄擠擁,即使在已拆卸的海城酒樓夜總會那樣的大舞台,燈光都不甚養眼(我很偏見,總覺得舞台表演就要聲色藝俱備,管你生人還是死物)。所以,一直以來,對Live House都興趣缺缺。

  最近因為《祝你女途愉快》尾場慶功,得以到訪了新開業的餐飲表演場——「Lost Stars」!

  寫這篇文時,我好想用中文來定義它,但最終還是跟隨他們的官方稱呼「Livehouse Bar & Eatery」。叫它做「夜總會」嗎?它沒有給我燈紅酒綠紙醉金迷的感覺。叫它做「酒廊餐廳」嗎?它又不是那種有固定駐場歌手,歌手一晚走幾場,台上唱着「別人的歌」,台下觥籌交錯,夾雜着「發你個財財」的猜枚聲音,甚至不設台下點歌,觀眾興到也不能即席踏上台板「獻技」。所以,更不能是「卡拉OK酒廊」。若用「歌廳」去稱呼它,我覺得是對不起團隊苦心經營的嫻雅形象,雖然它是坐落於大角嘴這舊區,鋪位所在則是新建成的大型住宅項目的商場街鋪。至於「民歌餐廳」嘛……也未能蓋括它會包攬的表演類型。我覺得,「Lost Stars」更像是一處有飲有食的小型「劇場」。

  說到「劇場」二字,不能不先說合夥人之一的馮璟康。我跟馮結緣於劇場工作,身為音響設計師的他,自然會循「劇場」的角度去要求這餐飲表演場如何建起和運作。最明顯的例子,就是控制台該放甚麼位置。一般音樂劇或音樂會的音響控制台都設在觀眾席中間,目的就是音響控制員可以聽到跟觀眾一樣效果的聲音。可以想像,要在餐飲場地的顧客中間、對正舞台設置音響控制台,跟餐廳營運是何等矛盾呢?這些「黃金位置」不用來奉客?很難想像吧?這就要跟餐廳的另一合夥人梁迪倫磋商,找到可平衡表演與餐飲方法。他們兩人都說為了這個控制台的坐落位置討論了幾套方案,馮璟康說現時的選擇是妥協之中最理想的。即使他們用了「妥協」一詞,我也覺得頗為令我佩服——它不是一張細小的桌子,而是一處足夠放十二個座位的地方,未必對正舞台,但也照顧了全場的聲效。足見「妥協」之中還是有「追求」。

  能夠放棄十二個座位去設置場地的音響控制台,那這所餐飲表演場不止滿足於客人有歌聽一下的地步。我對這些老闆在「想做一盤」怎麼樣的生意產生興趣了。

  老闆之一的梁迪倫,三十出頭,卻已有五年以上的做生意經驗,還要是做餐飲生意。餐飲生意是芸芸生意之中,最吃力的(內子做過,真實體會)。捱到五年,還有雄心、魄力、本錢去開拓另一分支,也不簡單。梁說鋪位所在的利奧坊,大業主想引進「文化」元素,主動接觸本地的「文化品牌」,他想開一條有別於做開的「文藝」餐廳路線,另闢蹊徑,難得大業主亦接受。於是,三年前開始着手籌備。既然不做文藝,就要比「精巧」比「技藝」的了。餐飲如何運作,他了然於胸,同時,預計這個項目規模較大,自己對它的未來也有相當的期望,故要加入懂得「技藝」的人為餐廳尋覓「軟件」——表演節目。於是,拉攏曾與他在另一附設表演的餐廳共事過的Natty,再夥拍熟悉劇場音樂技術的馮璟康,三劍合璧,一磚一瓦的把Lost Stars建起來。

  我問梁迪倫,到底脫離「文藝」是個怎樣的餐飲概念?他反而討論起他們三人的生活類型如何投射到這個餐飲表演場裏。「有些搞Livehouse的人,可能他們自己都玩音樂,有些音樂個性風格比較狂放豪邁,間接也形成了那Livehouse的風格,那就會專門照顧某類顧客群了。」無巧不成書,梁迪倫、馮璟康和Natty三個三字頭的人,都陸續成家立室。他笑言「他們都是追求穩定」,準確點說,他們都漸漸遠離狂野(雖然開Livehouse這件事某程度上也算狂野,我覺得),開始變了個尊重文化的「普通市民」。藝術上,有追求,要品味,但不「偏食」。對客人,也一樣是希望包羅到最大範圍的市場人口。

  縱觀餐廳環境,其實非常怡人,一桌一椅都低調地講究。家具和牆身是木材和皮革交錯的材質,不是迷幻的酒吧,也非綺艷的夜總會,而是似家一樣的舒適。如要打比喻,就似是在舊區某個角落的房間裏,聽着由專業音響設計師為你架設的環繞音響系統,眼前還有用「Hologram」投放給你,極度「像真」的特選樂手為你獻唱。餓了嗎?在廚房捧個特製的十六個月窖製巴馬臣南瓜蓉糙米飯,邊吃邊看吧……試問,有誰不喜歡「回家」?

  對於這個「家」,他們三人除了希望成為附近街坊常來聽歌的地方,也希望為那些渴求聽到好音樂的觀眾/顧客,提供舒適愉快的娛樂及餐飲經驗,梁說「只要來用餐,你就會有新感受」,這是他們的「使命」。除此以外,他們更希望這個「家」會是本地藝術界的「家」。負責籌措節目的Natty,是八足咁多爪的文化人。上Lost Stars的臉書,你會發現不少近年開始冒起的音樂人名字,如小塵埃、李拾壹等,都陸續登上這個舞台。未來,她還計畫找戲曲的、合唱的,甚至清唱的臥虎藏龍上台獻技。問她為何不讓觀眾即興登台,她指上得台來,就希望演出者練過歌才來,好東西,不能求其嘛。 除了音樂,劇團想做公開讀劇,尤其是新寫的音樂劇,歡迎洽詢。這下我就要想像,到底邊鋸扒邊聽音樂劇團讀劇是怎樣的一回事?又或者,怎樣的音樂劇適合在這裏試讀呢?《食神》?

  我們常常羨慕其他地方有很多形形色色的Livehouse。現在香港又多一家了,不要吝嗇你的支持,尤其是做表演藝術行業的。怎樣支持?除了吃飯,還可以去開記者會啊。

  Lost Stars 網頁:www.loststar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