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報道)越南和非洲肯尼亞有甚麼共通點?答案是他們都是「一帶一路」沿線國家,亦是樂善堂余近卿中學在短短三個月內,安排不同的學生前往考察的地方。前者走過戰爭的洗禮,現今高速發展,後者機遇處處。有到訪肯尼亞的學生,驚歎由「中國製造」的蒙內鐵路,協助當地基建發展;亦看到在當地華商,經歷重重困境,如何堅持下去的創業路。校長劉振鴻稱,兩次的考察擴闊學生的思維,有學生直言已找到自己未來的發展路向,希望成為工程師,到發展中國家參與基礎建設。

  樂善堂余近卿中學是首批獲「李文俊慈善基金」資助到「帶路」國家考察的學校之一,去年底師生完成越南考察後,校長劉振鴻有感參與的學生無論學習態度或對未來發展的思考均有改善,但發現越南正積極培訓當地的年輕人協助管理華商的企業,學生的發展機會不大,「學生四、五年後才大學畢業,在當地根本不會有任何優勢。」

  劉振鴻希望帶學生到更落後的發展中國家,為他們爭取時間,以備畢業後仍有發展空間,他稱,了解到非洲肯尼亞與中國關係密切,有大量的華商在當地創業,當地人對華人的態度亦相對友善;遂再次申請,並選擇到肯尼亞考察。「今次行程包括中國駐肯尼亞大使館,是中國首所中學到訪大使館;他們更安排年輕的使館人員介紹肯尼亞的近況和發展潛力,讓學生容易產生共鳴。」

  八日的行程中,學生親身乘坐去年才啟用的蒙巴薩—內羅畢標準軌鐵路(蒙內鐵路),見識到中國在肯尼亞承建的最大基建項目,而蒙內鐵路只是肯尼亞的第一步,而且車費便宜,普通座一程只需約六十港元,而當地一程內陸機動輒千元,當地政府長遠規劃會將鐵路連接到東非其他國家,提供便捷的交通,帶動肯尼亞的經濟發展。

  今年中五級的梁皓雲坦言,本身喜愛理科,但一直沒有明確目標,覺得香港是先進的地區,技術人才飽和,畢業後留港的發展空間有限,自己亦非創業人才,看到蒙內鐵路,燃起自己的夢想,「在不足五小時的車程上,幸運地遇到一位中國技術人員楊先生,並帶我們走入列車內部參觀,明白到發展鐵路是「一帶一路」政策的重點,而肯尼亞現時才走出第一步,感覺只要自己願意走出香港這個安舒區,便看到未來的發展機遇。」

  梁皓雲稱,在聽取當地大使館人員和列車上遇到楊先生介紹蒙內鐵路,獲知中國在興建鐵路的同時,亦為當地提供技術支援和培訓員工,以及增加三萬多個工作機會,明白到「授之以魚,不如授之以漁」對發展中國家的重要。他與另一位同行的中四生李寶怡,同樣希望日後在大學修讀工程,畢業後希望可以到發展中國家,參與他們的基礎建設,將先進的技術帶到當地。

  半年前由內地來港升學的李寶怡稱,父母一直向她表示香港有很多發展機會,要及早認識香港,故去年底來港入讀中四。一趟非洲之旅,令李寶怡眼界大開,直言未來要放眼世界,尤其是發展中國家,「除知道蒙內鐵路在當地的重要外,印象最深刻是參觀電力廠,聽到創辦人余先生的創業故事,一次又一次的挫折,但最終憑毅力扭轉劣勢,看到中國人對夢想的堅持,令自己學習的態度都有改變。」

  樂善堂余近卿中學今次選擇到非洲肯尼亞,其中一個行程是到訪當地的貧民窟,用鐵皮搭建的屋是他們的家,而貧民窟學校的設施不足;但當學生步進貧民窟,迎接學生是一張張笑臉,揮揮手、熱情地說一句「How are you」的兒童,看不到生活困境在他們臉上留下痕迹,讓生活在富庶的香港學生反思幸福是否必然,暗自承諾更珍惜擁有的一切。

  學生在肯尼亞到訪當地第三大的貧民窟,那裏自成一個社區,內設學校。步入貧民窟,學生看到的是一排排差不多無盡頭的鐵皮屋頂,垃圾堆、污水溝隨處可見,走入學校,同樣設施簡陋,部分課室沒有照明系統,只有幾張桌子和一個黑板,當地學生須在一片漆黑的環境下學習。

  「步入課室,根本沒有燈,就連地下都看不見,但當地小朋友仍然用心學習,全無怨言,看到我們,很熱情地說How are you。」中五級的衞善同坦言看到他們在簡陋的設施下仍專注的學習,感到很慚愧,因為香港有這麼好的學習環境,有足夠的燈光、電腦、書枱,但自己有時亦有怨言,為何讀書這麼辛苦,甚至受到挫折便放棄學業。

  貧民窟內的學校由義工組織開辦,每學期學費五美元,相當於香港一頓午餐價錢,但在肯尼亞,並非每個家庭都可負擔。該校校長與學生分享時透露,不少當地兒童只能完成小學課程,由於交不到學費,未能繼續升學,只能踏入社會工作,幫補家計,要脫貧亦不是容易事。

  中四級的梅詩詩是唯一一位學生,同時考察越南和肯尼亞兩個地方。她特別留意到兩地政府對窮人的不同關顧,「越南政府在扶貧上有自己的一套,包括為貧窮的人尋找工作,讓他們自力更生。」但今次到訪肯尼亞,她形容拜訪貧民窟的經歷是畢生難忘的回憶,亦慨歎當地經濟未起飛,政府根本無力改善現狀,相信要待當地經濟起飛,情況才有改善;並深信中國推動「一帶一路」計畫,例如興建基礎建設「蒙內鐵路」,可以帶動非洲的發展,進而改善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