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記者黃偉江三藩市報道)「我也不盼兒子學業有成,只求他獲得一份美國求學經歷和生活體驗。」一直盼著兒子歸國的母親陳睿(化名),萬萬沒想到盼來的竟然是兒子冰冷的屍體和死亡通知書。

兒子曉磊(化名)從高中起就到美國留學,前後7年,曾就讀三藩市大學(USF),因為學習成績達不到要求,曾先後辦理休學及退學。母親原計劃春節來美國接兒子回家,兒子提出還有事情要處理,讓母親先回去,自己隨後就到。

「既然他決定回國發展,就讓他把事情處理好再回去吧。」母親回國後多次催促,兒子的機票時間也一改再改。清明節後,母親發現兒子的手機打不通了。4月9日,兒子的前室友告訴她曉磊自殺了。陳睿怎樣都不相信,事發前兒子按她的吩咐買好了回家的禮物,並拍了照片發回家。「人怎麼說沒就沒?」她馬上買好當天的機票飛到三藩市。途中,她不相信兒子會自殺,還打算聘請律師進行調查。

11日上午,陳睿趕到三藩市,驗屍官出具的報告顯示曉磊是吞槍自殺,警方也從死者的電腦中發現死者生前曾上網搜索自殺的方法。陳睿說,此前,兒子也曾兩度自殺,一次上金門大橋、一次是吞藥。

同屋室友小鄧也是就讀三藩市大學,從4月5日起,兩天都不見曉磊的蹤影,撥打手機也沒反應。4月8日,他打開房門才發現曉磊已經倒在血泊中。

到底曉磊自殺用的手槍哪裏來?為何一直「富養」的兒子一再求死?

室友小鄧表示,曉磊喜歡槍械和射擊,通過黑市,花了1千多元購買了一把手槍。沒想到他最後是用這把手槍結束自己年輕的生命。

據另一位校友小方表示,曉磊因為兩次自殺未遂,曾經求助過心理醫生,懷疑是抑鬱症所致。陳睿表示醫生有為兒子開處方藥,至於兒子是否按時吃藥?或者有沒有吃,她身在中國難以監管。

與許多單親家庭一樣,只要有條件,曉磊對兒子採取「富養」,「只要使用得當,錢從來都不是問題。」母親幫兒子預交學費和房屋租金,餐費平均每月2千多。兒子留學美國7年多,她大概耗費了1千萬元人民幣。能看到手機短信顯示兒子每天用信用卡正常消費,對於母親來說,就是證明兒子一切如常的好消息。

從曉磊生前曾就讀的的中國學生會記錄顯示,曉磊2011年到三藩市,曾經休學兩年,同屆的同學2015年畢業,或者到了外周讀研,他也許為此一直耿耿於懷。有同學輾轉獲悉同班同學的噩耗,在微信上表示痛心與惋惜。

三藩市大學鄺鐵城教授表示,不知道學業的壓力,與家庭巨大的投入,是否導致曉磊憂鬱症最後釀成悲劇?雖然曉磊不差錢,但有一些同班同學表示曾經看到曉磊在一家湖南菜餐館打工。

?日前,母親到殯儀館了解兒子遺體認領、火化、骨灰運回中國等一系列手續。她說:不希望兒子的噩耗驚嚇年邁的祖父母,但也不希望看到兒子孤身上路。儘管心如刀割,但還是親自去尋找兒子生前幾位要好的同學室友,邀請他們一起參加追悼會。

「兒子要有一套體面的西裝上路。」已經哭腫了雙眼的母親,踉蹌的腳步,硬是要給兒子選一套西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