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報道)荃灣一楝工廈前年三月揭發石棺藏屍案,案件昨在高等法院續審。獲頒免予起訴書及於案發時與三名被告同住的證人何菱瑜「小草」出庭作供指,案發當日,首被告笑着跟她說「條屍係廁所,因為放係個洗衣架到,所以條屍摺埋咗」,當時她難以相信,因其語調「唔係話好沉默好認真,佢笑着咁講」。「小草」作供時更一度流淚及哽咽,在單位內聽到磨石及刮東西的聲響,指看見血水從水泥中滲出時相信死者已死,又回應指「我覺得嗰陣如果我表現有咩唔好,佢哋會殺埋我」,故聽從首被告的吩咐,沒有報警。

  她指,首被告曾祥欣「阿T」首次將死者張萬里「阿J」的死訊告訴她的時候,她感覺「好愕然」。控方大狀問她為何感覺愕然,她表示「佢哋講咗好多次但無實行,所以一直都覺得佢哋講笑,好愕然,唔知畀咩反應好」。

  而當「阿T」第二次跟她說「阿J」死了,「條屍係廁所」時,她難以相信,因「佢唔係話好沉默好認真,佢笑着咁講」。然後她聽到三名被告討論如何處理屍體,有人說將屍體放在衣櫃內運走,首被告亦提議將屍體放在麻包袋裏運走。

  案發當晚,「小草」稱她起牀後洗澡、化妝後便出門找男朋友,並沒有將事情告訴對方。主控問她離開時為何明知屍體在內,卻不到下層廁所查看,她回應「應該話我唔敢相信呢件事」,又指下層廁所的門經常關上,「我地都唔會走入去」。她於案發翌日晚上約八時回到涉案單位,甫開門便看見客廳中間有一塊水泥狀的物體,她當刻感覺很亂,在想「佢哋係咪真係埋咗阿J」,她形容當時單位內有很多沙和麻包袋,她詢問首被告為何將空調的溫度調至十六度,首被告稱「想啲水泥快啲乾。」隔了一個晚上至三月六日,「小草」在單位內聽到磨石及刮東西的聲響,當時首被告稱他們在處理水泥,她嗅到單位內有少許血腥味,「阿T」跟她說已將死者的財物棄置在不同的地方,而她開始相信「阿J」已死去,表示「信信地」。

  三月七日,「小草」稱她目擊三名被告在單位中,打算以鐵棍撬起水泥,有人表示希望將水泥搬上手推車,再將之搬出單位。當時她看見地上有不少浸滿血水的毛巾,那刻便認為「阿J」真的離世了。「小草」在庭上憶述此事時不禁留淚。她指,當日單位內有強烈的血腥味。她續指,同日次被告劉錫豪「阿豪」曾請她幫忙拿潤滑劑及護髮素,三名被告在閣樓時一直討論殺人過程,「阿豪」曾表示「搞唔掂就着草」,首被告着她別報警,她沒有問為何不能報警,因「我覺得嗰陣如果我表現有咩唔好,佢哋會殺埋我」,又透露曾從幾個人口中聽過首被告說想殺了她的男友。

  她於三月八日約下午六時離開涉案單位到旺角與友人共進晚餐,外出時接到第三被告張善恒「阿K」的電話,着她不要回DAN 6,指他們嘗試過將水泥搬入電梯,但過重事敗,故他們打算爆開水泥,將屍體從中拿出。但她因希望回到單位向首被告索取資薪,故沒有答應「阿K」,反而於三月九日的凌晨回到案發單位,但首被告沒有將薪水交給她。至三月九日晚上,她外出到葵芳找其男友,及後再沒有回到案發單位。

  三名被告年齡介乎廿三至廿八歲,均報稱無業,同被控於二〇一六年三月四日在荃灣灰窰角街DAN 6、九樓一單位內謀殺廿八歲男子張萬里。根據控辯雙方的同意事項,三人承認阻止合法埋葬屍體罪。案件編號:高院刑事四五九——二〇一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