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發展到今天,幾乎到了無所不能的地步,有人估計在未來二十年,人工智能將會取代全球數以百萬的工作崗位。在藝術的領域,科技帶來的改變同樣是巨大的。

  近日有機會親身體驗了兩個虛擬(VR)藝術展覽,一個是中國當代藝術重要收藏系列「dslcollection」,屬於瑞士Levy家族,另一個是荷蘭收藏家Kremer家族,藏品包括林布蘭(Rembrandt)等大師作品。兩個虛擬展覽都採用最新的技術,把參觀者帶到一個既真實但又虛幻的世界。收藏的方向、規模雖然不同,以虛擬技術展示藏品的目的卻是不謀而合:希望讓更多人可以欣賞藝術,讓看藝術展覽、去博物館更加普及。

  Kremer收藏系列代表兼虛擬項目的負責人Joel Kremer,在香港參與第四屆《荷蘭日》的講座活動,介紹虛擬博物館項目:「當虛擬博物館全面在智能手機和程式上推出,無論在世界任何地方,只要有智能手機就能夠參觀,對推廣藝術、教育方面將有極大的正面影響。這也是我們決定不建造實體博物館的原因。」Kremer收藏系列由Joel Kremer的父母在上世紀九十年代初期建立,集中十七世紀繪畫大師的作品,目前共有七十多幅。據他表示,從一開始這個他們就以「眾樂樂」為收藏的目標之一,盡量與人分享,雖然沒有永久展出場地,一直有藏品外借的項目,近年高科技變成最佳解決方式,加上Joel本人曾經在谷歌等高科技公司工作,對科技有深入了解,順理成章牽頭完成虛擬博物館的項目,並在去年在紐約發布。

  Kremer虛擬博物館是目前世上唯一沒有實體的博物館,整個設計從觀眾參觀虛擬世界的經驗出發。不過有趣的是在虛擬視像展示中,虛擬博物館還是擁有實體博物館建築特色,例如拱頂天花板、長走廊等,設計師也是著名的博物館建築師,Joel Kremer笑說:「第一次不需要擔心力學等實際操作問題,在完全沒有限制下天馬行空創造出一個心目中最理想的博物館,建築師一定感到十分高興!」近年利用虛擬技術的藝術展覽不少,但很多感覺是偏向實驗性,而且有點被科技牽着走,變得喧賓奪主,不一定把藝術品的特性顯示。Kremer虛擬博物館在高科技應用和傳統博物館經驗兩者取得了不錯的平衡。

  虛擬博物館展示的作品雖然只有七十多幅,在製作的過程中卻拍了超過八萬張照片!他們採用了攝影測量法,先把作品的細節巨細無遺拍下,然後製作極高像素的三維模型,每一幅作品的細節如筆畫、顏料深淺、畫布紋理、畫框精工都可以極近距離看到。最令筆者驚喜的是觀眾可以穿過作品,看到作品背面,例如筆者看到的林布蘭作品的背面畫布上,寫滿了不同時期的展覽資料和收藏者的簡單評語和記錄,一般觀眾在博物館裏是不可能看到的。

  大勢所趨,全球許多大型科技公司和手機製造商都大量投入發展虛擬技術,Kremer博物館的程式目前可以通過特別器材使用,但價錢比較貴,到了主要供應商的硬件和軟件可以配合的話,只需要智能手機和虛擬眼鏡就可以使用,就可以做到真正的普及。目前,Kremer博物館在各地舉行展示,同時展開了整個項目重要的一部分──教育項目,第一個試點是美國紐約,讓一些從未去過博物館的學生感受,並在印度展開了大型的學生藝術計畫。

  虛擬技術的確很厲害,十分酷!筆者也玩得很盡興(儘管對筆者來說逛實體博物館還是比較有趣!)。虛擬世界帶來無限可能,無論是資料展示的詳盡、24×7全年無休不分國界的方便、或是通過技術才可以看得清楚的細節,虛擬博物館和展覽絕對有存在的價值,只是無論是用甚麼平台,藝術展覽的基本要素必須兼顧,才可以讓觀眾在感歎虛擬世界的刺激,同時能真正感受藝術品的精髓。不過,在AI、大數據的年代,筆者的擔憂是多餘?哪怕一天,策展人也是機械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