畫壇巨匠梵高(Vincent van Gogh)在其生前最後歲月,因追逐陽光來到法國南部小鎮亞爾(Arles),並於此創作了三百多幅畫作包括《向日葵》及《星空下的咖啡館》等,被認為是他創作生涯的巔峰,至今百多年,小鎮變化不大,遊走街頭,幕幕畫中意境依稀可見!

  今年踏進第十屆的法國五月美食薈(Le French GourMay),挑選了陽光燦爛的南法地區普羅旺斯─阿爾卑斯─蔚藍海岸大區(Provence-Alpes-Côte d'Azur)為重點推介,筆者早前便率先到訪,美酒佳餚外,多個美麗的山區小鎮同樣精采,包括荷蘭後印象派畫家梵高生前曾居住過的古鎮亞爾,更瀰漫着一股別樣畫意。

  3月的南法下了一場豪雪,幸而我們造訪亞爾時,寒氣已過,且迎來了初春的暖意,陽光普照,大地復甦,有說當年(1888年)梵高便是為了這抹溫暖的陽光,由陰鬱的巴黎搬遷到此,一住便十五個月。雖然南法的陽光最終未能療瘉梵高深沉的憂傷,卻讓他踏進創作的巔峰,梵高於亞爾居住期間共創作了三百多幅畫,不少便都取材自小鎮風光及生活百態,為讓遊客容易辨認,當地旅遊局近年特意在部分梵高畫中曾出現的景點前,豎起了其畫作,以示標記。

  說到亞爾的總面積,原是巴黎的七倍,幸而梵高當年主要居住在細小的老城區內,步行參觀很方便,為省時間,我們還特意請來了當地導遊Agnes(大圖)領遊,將畫中景點逐個找出。梵高著名畫作《星空下的咖啡館》,其原址便是老城中心廣場(Place du Forum)上那家Cafe Van Gogh,然而這家黃色咖啡屋只是仿畫作新建的,原來的那家,已於戰爭中毁掉,而據Agnes稱,舊咖啡室其實是白色的,畫中的黃色外牆只是燈光反射的效果。事實上,梵高後期的畫作俱愛以鮮艷色彩表現光暗陰影,因此畫中人的膚色不時都呈現怪異的青色或藍色,如另一幅描畫小鎮古鬥獸場(L'Amphitheatre)內人群吶喊的《Les Arenes D'Arles》(大圖左側),淑女貴婦們的臉孔便都呈青綠色,看來怪異,或許如此,當時鎮內人大都不喜歡梵高,又因他常喝醉,多視其為瘋子!

  梵高後來在亞爾發生割耳事件(有說是因與好友畫家高更發生衝突),被送進了醫院,即現時鎮內的L'Espace Van Gogh,他住院時繪畫了一幅《The Courtyard of the Hospital at Arles》,畫中的醫院庭園,繁花盛放,與今天看到的景色,幾乎沒兩樣!

  梵高生前不受亞爾的居民歡迎,當年只賣出了一幅畫作《The Red Vineyard》,因此在他離世後,亞爾並沒留下任何梵高的真迹。為補償,更為紀念這畫壇巨匠,2014年梵高基金會博物館(Fondation Vincent Van Gogh Arles)終於鎮上成立,建築大樓繼承了梵高喜愛陽光的特性,以大量玻璃牆營造了開揚氣氛。

  可惜基金會至今仍未擁有一幅梵高的作品,現時館內展示的畫作俱由世界各地的博物館借來,如筆者參觀時的《Entrance to a Quarry》,便由阿姆斯特丹梵高博物館借來,只作短期展覽。卻也有好處,便是不同時間到來都可欣賞到梵高的其他作品,如期後便有《Harvest in Provence》及《Field with Stacks of Grain》等展覽,另外館內還有不少梵高當年寫給弟弟的親筆書信,以及其他現代藝術家的作品,亦非常精采!

  沒有了梵高的亞爾,還有吸引力嗎?答案是絕對的,否則當年梵高也不會遠道而來。亞爾建城可追溯至二千多年前的古羅馬帝國,城內至今仍留下不少該時代建築的遺迹,包括壯觀的圓形古鬥獸場,以及比鬥獸場還早約一百年建造(約西元前110年)的露天古劇場(Le Theatre Antique),因此亞爾早前已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作世界文化遺產,遊客到來俱可購票進入參觀。

  亞爾鬥獸場規模雖不及羅馬鬥獸場,當年也可容納約二萬名觀眾,後經多次修建,甚至曾改建作房屋讓村民居住,現在則回復了鬥獸場功能,每年復活節及特別節目期間,仍有鬥牛上演。至於露天古劇場則只剩下舞台上的兩支巨大石柱及部分座位,卻不改其氣勢,尤其當站上舞台中央,高呼一聲,那回音依舊響亮,可見建築技術之精湛!

  古鎮寧靜,沒甚麼名氣響噹噹的餐廳,卻不代表這裏食物水準平庸,事實上,亞爾古城內亦有數家米芝蓮級數餐廳,即使是普通家庭式經營的,亦往往有驚喜。像筆者曾光顧的這家Les Filles Du 16,朱紅色外牆的小餐館隱藏於細巷內,由父女二人掌廚,使用的俱是新鮮在地食材,包括當造的蘆筍及火箭菜等,而鴨腿則來自附近城鎮,低溫煮熟後再香煎,淋上肉汁已極惹味,三道菜午餐售約270港元,收費合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