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珠澳大橋內地水域橋隧接駁位的兩個人工島,出現防波堤「被沖散」疑雲,勞動本港路政署長親赴現場了解後向公眾釋疑。事件反映部分港人對過往內地工程質素的疑慮,並且容易轉化成為政治炒作。

  對於這條全球最長的橋隧合一建設,港人相當關注其安全,原因是過去發生過港方人工島兩度「飄移」,廉政公署又查出港方承包大橋石屎檢驗的公司,疑有人對樣本進行調包,幸而當局在施工階段成功補救。

  大橋工程包括四個人工島,在珠海澳門共用口岸人工島和香港口岸人工島之間,有兩個人工島處於海面大橋與海底隧道的連接處,相片所見,這兩個人工島的防波堤,在橋隧接合位那邊都出現狀似散亂的扭工字塊,因而引起輕易被海浪沖散的疑雲。

  路橋技術 華居世界前列

  按最壞的情況推算,如果大橋的防波設計「不堪一擊」,導致移位,或者海浪湧入淹浸隧道,就會造成巨大的生命財產損失。這個風險的兩大因素,一是設計問題,二是施工質素問題。

  對內地工程仍停留於過往不佳印象的人,未必留意到近年內地積極發展基建,高鐵和公路興建速度飛快,路橋技術已達世界前列,對於像港珠澳大橋級數的工程,設計和監管都非常嚴謹。港澳和內地對工程要求有不同標準,本港路政署長鍾錦華即指出,三方同意在大橋工程採取最嚴格的標準。

  一些人把大橋相片與設計圖比較,指防波堤不及設計圖整齊,連港人買樓都知道「設計圖片」有美化因素,作不得準,這樣比較毫無意義。真正要比較的是施工圖,當中涉及非常複雜的數學計算,而港府官員實地視察比較後,證實工程並無偏離設計。

  又有本地工程師質疑每塊扭工字塊太輕,不及萬宜水庫防波堤所用的三分一。不過,萬宜水庫下沒有隧道,港珠澳大橋管理局就指出,扭工字塊的安放要顧及隧道的安全。

  立意從不埋口 何來沖散

  至於施工質素是否惡劣至防波堤「一沖就散」,如果比較工程不同時期的相片,出現所謂問題的一邊,從來未試過「埋口」,又何來「沖散」之理?管理局則指出就算去年超強颱風「天鴿」都沒有吹散防波堤,而狀似散漫的分布,是設計使然,「隨機安放」更加安全。

  「隨機」不等如「隨意」,就如本港流行的民意調查「隨機」抽取樣本,經過一定的計算,不是亂取亂放一通,整個防波設計安排經得起三百年一遇的風浪。

  對普通市民來說,防波堤一角出現類似散亂的情況,心生疑慮是正常反應,尤其是大橋建設的促進內地與本港融合功能,這些疑慮若不獲澄清,容易成為政治炒作的本錢,當局除了用科普入門式的深入淺出言詞,針對一些專家提出的批評逐點釋義,要是能夠找到外國人工島的類似圖片比較,就可以起到更佳澄清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