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國家推動「一帶一路」經濟戰略,本港愈來愈多青少年開始認識沿線國家的歷史文化,以及當地與中港商貿交流。香港布廠商會朱石麟中學去年底參與「香港青年新跑道計畫」,該校十名高中學生到訪阿聯酋城市杜拜考察,並與當地華商、企業領袖交流訪談。有學生坦言,旅程開闊自己眼界之餘,也了解到當地商機和發展機遇,對自己日後生涯規劃有所啟發。

  杜拜有過很多「世界之最」:最貴的酒店、最大的購物商場,還有目前全世界最高的建築。參加這次旅程的中四生謝霆杰坦言,親身到訪杜拜之前,一直覺得那裏的富裕奢華有賴源源不絕的石油資源。「不過,據導遊介紹,原來當地的石油早已所存無幾,所以政府提出要發展多元經濟,現時的繁華都是緣於零售、貿易、旅遊和房地產等。」

  在為期六日的旅程中,霆杰一行人走訪了不少華商企業,包括珠寶製造商、成衣貿易公司、房地產集團發展中的高智能住宅項目,還有華人經營的零售商鋪等。從這些在彼邦生活的華人口中,他們拼湊出在杜拜發展的「天時、地利、人和」:當地政府免除外國人稅項,即使今年起加收增值稅,香港人仍可獲豁免;外國員工在當地工作可獲企業安排免費住宿,收入水平比香港高,但生活開銷卻比香港小;香港人具備兩文三語優勢,所以在跨國企業就業較為「吃香」。

  同是中四生的洪高婷觀察到,當地政府不僅致力發展貿易和旅遊等,也重視高科技和技術人員培育。在高中選修生物和物理科的她,坦言日後想從事醫療或生物科技方面工作,但香港競爭太大,醫科學位「爭崩頭」,政府對生物科技研究的支援力度也不大,令她感沮喪。「這次了解到杜拜留學福利很好,外國學生畢業後留在當地發展,就業成功率也很高,也有萌生念頭日後到那裏發展。」

  高婷補充指,現在很多企業發展趨向國際化,隨著「一帶一路」帶來更多合作機會,企業職員外派到沿線國家工作將更常見,「與很多派遣到當地工作的華人交談過後,我覺得作為小職員,要去哪裏工作都輪不到自己選擇,但我們可以學習適應其他環境,嘗試了再說,而並不是抗拒。」

  另一名學生陳慧琳也表示,雖然現階段難說自己會不會到外地發展,但對比起英、美等競爭較大的國家和地區,「一帶一路」等中東地區仍未完全崛起,競爭相對不大,對年輕人反而有更多機會去創一番事業。

  對港人而言,杜拜既熟悉又陌生,熟悉在它是中東地區金融中心,與世界各地乃至本港都有經貿合作關係,但同時也因其地處阿拉伯,非港人熱門到訪地區,大眾對其一知半解。有學生認為,以前對杜拜的印象是封建、保守等,但從旅程了解到這些只是杜拜的刻板印象之一,當地的多元文化反而蘊含很多可能性。

  杜拜信奉伊斯蘭教,巴基斯坦裔的簡也沙是伊斯蘭教徒,「我本身以為那裏信教不會有豬肉,結果去到超級市場,那裏有貨架全部是豬肉!」感受到這種「文化衝擊」的他還表示,雖然當地的食物看起來和自己平時吃的類似,但口味比自己想像的重,於是和其他同學萌生念頭,笑指若引進本港某雲南米線飲食店到杜拜,相信會受歡迎,「因為口味很多,當地有很多國家的人,從重口味到清淡口味也應該有人會喜歡。」

  事實上,當地僅約兩成是阿拉伯人,其餘八成人口是外國人,如印度、巴基斯坦等鄰近國家地區的人佔大多數,孫凱琳覺得這些留在當地的外國人共同之處是很懂得把握商機。她最難忘當地零售店小販或東主都很熱情「拉客」,而且對中國人異常歡迎,「鋪外掛上『我愛習大大』的標語,他們向亞洲面孔的旅客打招呼,居然是用普通話說『我愛你』!」顯示當地以中國人為目標客群的商戶不在少數。

  「信心不是自己說有,而是以行動去證明」、「今日的青少年比以前有更多機會,但競爭也比以前大,故要做好準備」、「成績是重要,但不好不等於失敗」,從杜拜回來後,學生把這些「金句」說得朗朗上口,香港布廠商會朱石麟中學校長韋綺群笑言,這正是這次旅程的最大收穫,並指不是要學生去完一趟回來後,就一定要到杜拜發展,而是冀他們舉一反三,眼光不應局限於香港。

  韋綺群指,學校曾辦遊學團,帶學生去過日、韓、台等,但覺得他們的見識不應局限在東南亞,所以定下杜拜為考察的地點,就是希望學生能去得遠一點,好讓眼光也放得遠一點,而非只有香港。

  她又表示,這十名參與杜拜之旅的學生並非按成績挑選,而是看他們報名的動機,以及對這個機會到底有多渴望。「我們不是旅行團,不是要看甚麼旅遊景點,我們希望學生是有心去,而這些同學去完回來也明顯看到有成長。」

  帶隊老師黃志聰特別提及,有學生去完回來後變得懂得主動抓緊機會,「我們回港後,再去拜訪在杜拜設公司的建築師及設計師羅發禮,孫凱琳在臨走前主動問他會否有適合她的暑期工,令我很驚訝。」另外,屬應屆中學文憑試考生的簡也沙,原本因中文不好,一心打算畢業後就工作,但從杜拜回來後決定升學,「他說要多讀點書裝備自己,我們都覺得他的想法成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