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補選揭盅,最令人意外的是九龍西分區直選,泛民主派的姚松炎竟然敗於建制派的鄭泳舜。建制派不但打破單議席選舉不敵民主派的宿命,而且在其他選區與泛民的得票距離進一步收窄,除了策略和地區工作因素,還反映了社會上政治氣氛的改變。

  今次選舉旨在填補四個因就職宣誓不符規定而被褫奪議員資格者遺下的空缺,結果建制泛民各得兩席,平分秋色。當中建築、測量、都市規劃及園境界功能組別席位,建制派謝偉銓重奪上次因為鷸蚌相爭失去的議席,泛民區諾軒和范國威分別贏港島和新界東議席,都是大家意料之內。

  根據以往立法會單議席對決的經驗,建制派連戰皆北,沒有一次可以得到過半選票,今次姚松炎由原本的建築界功能組別空降九西,在泛民初選時以壓倒性姿態成為正選,很少人估計他會在泛民支持下落敗。

  團結和地區深耕俱重要

  姚松炎事後歸咎於自己競選策略失誤,他過分信賴網上動員,政綱未能打動基層,固然有策略問題;泛民內部不夠建制派團結,尤以今次九龍西為然,亦令他僅以二千多票飲恨。

  泛民內部向來各有山頭,尤其是激進本土派和自決派冒起,搶佔的不是建制派而是傳統泛民地盤,彼此已有心結。今次就算有初選統籌,但是就着萬一姚松炎被取消參選資格的替代人選,自決派卻耍手段逼退按機制應是第一副選的民協馮檢基,大家的裂痕更明顯。

  姚松炎最缺乏的,是像民主黨和民協的地區支持,今次贏得分區直選議席的三人,無論屬於建制或泛民,地區工作都做得比較紮實。通常補選投票率都偏低,在這情況下,基層地區工作凝結的支持力量,就比其他途徑更能發揮催票效能,成為致勝重要因素。

  議會權力均衡續有變數

  今次補選結果,亦顯示政府換屆後,社會上的泛政治主義氣氛和對峙心態有所減退,泛民提出「反對DQ,全取四席」口號,純粹從政治出發,發揮不到預期威力。泛民與建制得票比例,從當初的六比四,縮窄至後來的五十五比四十五,到今次進一步收窄,其中一區建制更反勝。

  整體而言,今次選舉未能扭轉泛民在分區直選略佔優勢的格局;不過,泛民分區直選只取得兩席,不足以重獲因DQ事件失去的立法會分組點票否決權。建制派早前已趁泛民失去否決權的機會,通過修訂議事規程對付拉布,收窄了泛民在議會內「搞局」的空間。

  不過,今次補選只填補了六席空缺的四席,還有兩席上訴待審,要是上訴失敗,將再有兩席補選,泛民如果吸取今次教訓調整策略,成功全取兩席,就可以重奪否決權,還有今次當選的區諾軒,亦可能面對DQ官司,立法會內的權力均衡續有變數,就看到時的政治風向和社會氣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