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曾肇弘,中文系畢業,遊走於城市的大街小巷,沐浴於文學與電影之間,在科技年代努力尋找前人的足迹。電郵:ericwstsang@yahoo.com.hk。)

  農曆新年跟母親聊天,談到她年輕時喜歡的多位邵氏女星,包括方盈、邢慧、秦萍、井莉,皆不太年邁便已相繼凋零。話音剛落不久,卻突然傳來李菁的死訊,據報她在寓所過身多天才被發現。昔日呼風喚雨的影后,誰料到竟落得如此落泊的收場,令人不禁黯然。

  芸芸邵氏女星中,李菁是頗具代表性的一人。她的崛起與走紅,正好是邵氏在華語影壇大展拳腳的印證。

  邵氏最初並未有完善的明星制度,旗下的一線女星,如李麗華、林黛、樂蒂,皆從別家公司羅致得來。當時邵氏最成功捧出的自家新人,反而不是來自國語片,而是粵語片組出身的林鳳,以青春玉女形象風靡觀眾。

  對於一家大片廠而言,演員過分依賴挖角,始終不是長遠辦法。大牌明星片酬不菲,而且隨時會蟬過別枝或結婚息影。為免鬧人才荒,影響公司製作,邵氏於是決心有系統地培訓自家新人。一九六一年,邵氏成立了「南國實驗劇團」,吸引了不少有志投身演藝行業的青年男女參加。鄭佩佩、江青、李菁、方盈、邢慧、秦萍、李婷、張燕……這班學員的背景十分相似,大部分都是在內地出生,年幼時才來到香港讀書。他們加入劇團接受訓練,畢業後正式跟邵氏簽約入行,由幕前客串及跑龍套做起。

  邵氏這樣的「造星」策略,很快便發揮作用。一九六四年,邵氏接連損失了兩顆巨星,先有二月樂蒂轉投電懋,到了七月,林黛在寓所香消玉殞。正印花旦的空缺,自然交予這群出道不久、未脫稚氣的新秀身上。為了加深觀眾認識,邵氏出動官方刊物《南國電影》密集式大力宣傳。

  李菁就是其中一個幸運兒。她初出道在《寶蓮燈》、《血手印》擔任配角,不久在《魚美人》已有機會首次擔正,更憑此片登上亞洲影展的影后寶座。大眾自然順理成章寄望這位未滿十七歲的「娃娃影后」,可以成為「四屆影后」林黛的接班人。

  當上影后以後,李菁在邵氏的星途更是一帆風順。李菁擁有甜美可人的樣貌,形象宜古宜今,能悲能喜,唯獨欠缺獨特的氣質。不過,在片廠制下,有沒有鮮明的個人形象並不重要,更重要的反而是演員的戲路,是否經濟地適合參演不同類型的電影。

  從這方面來看,李菁絕對是眾星中當之無愧的模範。邵氏為了擴大市場,努力涉獵各種不同類型,當中皆有李菁所立的汗馬功勞,譬如黃梅調片有《三笑》、歌唱片有《野姑娘》、古裝片有《連瑣》、文藝片有《珊珊》、喜劇有《女校春色》、《老夫子》……上世紀六十年代末,武俠片大行其道,可是李菁依然不愁無用武之地。她既在《冰天俠女》獨當一面飾演女俠,又能在張徹的陽剛世界裏佔一席位(如《保鏢》、《新獨臂刀》)。後來就連呂奇導演的艷情片《蕩女奇行》、《丹麥嬌娃》,她也奮不顧身一手包辦。

  這段期間,多位跟李菁同期出身的女星,都陸陸續續結婚,告別影壇,直至一九七六年底,她才正式跟邵氏結束賓主關係,而此時邵氏亦開始步入中衰。片廠閉門造車的製作模式,已難以滿足觀眾的要求。好像同年獨立公司繽繽出品的警匪片《跳灰》,當中所呈現的真實感,就令人耳目一新,開啟了新浪潮的先聲。

  回復自由身的李菁,並沒有在影壇有更大的發揮。之後的一、兩年,她在港、台兩地僅拍了《筧橋英烈傳》、《新紅樓夢》等數部電影,期間又曾自資成立電影公司,開拍了一部《追》。隔了數年,她在劉家昌導演的《風水二十年》亮相後,便正式告別銀幕。

  據說李菁因為男友與母親相繼離世,令其萌生退意。即使不是這樣,她之後的銀色旅途恐怕也未必順遂。畢竟長江後浪推前浪,女星當紅的時間尤其短暫。看李菁上世紀七十年代末的電視訪問片段,那時的她縱使不過三十歲,但已是在影壇打滾十多年的「資深」演員,濃妝下那對圓溜溜的眼睛略見空洞,掩不住早衰的歲月風霜。

  那一代邵氏出身的影星,大部分少不更事便闖進影壇,長期在偏僻的影城裏日以繼夜拍戲,演活了不知多少個角色,可是對外面世界幾乎一無所知。所以,當他們一旦脫離大公司的庇蔭,自然難以適應、轉型。李菁早已名利雙收,息影後本可養尊處優,但她不善理財,把自己的一生演成悲劇。這令我想起另一位已故邵氏打星汪禹,也是年少出道馬上走紅,奈何染上惡習,最終走上自毁之途。

  若不是傳媒報道,我也不知道李菁晚年獨居的寓所,正是我不時會路經的地方,使我不禁想,我過去會否在街上見過她呢?「眼看他起朱樓,眼看他宴賓客,眼看他樓塌了」,我們作為旁觀者尚且心有不忍,當事人相信更加一言難盡。死者已矣,一切也煙消雲散,但伊人到底曾帶給我們多少娛樂,她的名字應該要銘刻在銀河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