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10月底到北京,看指揮大師梵志登領導香港管弦樂團演出華格納《指環》的第二部曲《女武神》,兩個月後大師與港樂在香港演出第四部曲《諸神的黃昏》,為本港音樂史寫下新篇章。那一晚,是《諸神的黃昏》在港首次演出,梵志登點畫港樂樂師奏出明朗、宏大的音樂,撼動人心,儘管多位演唱家表現超卓,最後還是給澎湃音流、巍巍樂思所主導,引領樂迷投入華格納的諸神天界想像之中。

  我回想起梵志登在北京說,演繹華格納的《指環》四部曲,重中之重是音樂,歌唱只是配角,一點沒錯,舉凡代表每一個人物的音樂動機、龐大樂隊的合奏、豐富多姿的樂思、激烈碰撞的幻想、刺激的音效,都遠遠地壓過人聲,華格納的音樂最懾人心魄,彰顯其雄心萬丈,一心打造龐複巨構的全新歌劇,是他所倡導的「交響歌劇」,糅合了文學、戲劇、歌唱、舞台和交響樂,但一切以大音巨樂先行,其他服膺其下。

  梵志登與港樂由2015年起帶着樂迷踏上華格納的《指環》四部曲之旅,當年在香港首演系列之一的《萊茵的黃金》,寫下本港音樂史新一年,2016年上演《女武神》,2017年是《齊格菲》,以上三次均屬「歌唱歌劇」,即奏樂和歌唱版本,2017年移師北京國際音樂節上演的《女武神》則為「舞台歌劇」版本,即奏樂、歌唱、演戲、舞台效果全備,至於最後一部《諸神的黃昏》回復為「歌唱歌劇」。

  《諸神的黃昏》上演時間長達五小時,富於戲劇性變化,劇中序幕與第一幕的間奏曲《黎明,齊格飛萊茵河之旅》、第三幕間奏曲《齊格飛送葬進行曲》與《布侖希爾德之犧牲》等音樂演奏效果極為震撼。《指環》四部曲全長十五小時,是史詩式創作,古老的神話,神秘的大自然,沉睡在萊茵河底的黃金,人人爭奪的金指環,誰擁有就遭遇不測,諸神之間的情欲愛恨,人與神的博弈……曲折的情節,複雜的人物關係,結果是發人深省的哲學命題,金指環觸發的災難,只有愛情才能救贖,人一切的醜陋與罪惡、一切矛盾、所有鬥爭,最終在被華格納創造的愛情中得到解脫!梵志登過去四年來打造的《指環》四部曲,表達華格納的理想,集音樂、文學、哲學、歷史等於一身,一個偉大藝術的構想,對樂迷欣賞水平的提升,具有開創性,成就卓越。

文:劉國業  圖:香港管弦樂團

(劉國業,新聞從業員,酷愛表演藝術,常穿梭於各大場館,以文字記下觀賞感念,回味接近真善美的歷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