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雖曾到過挪威及芬蘭北極圈數趟,可是這趟乘坐海達路德郵輪(Hurtigruten)來到北緯七十度以外的挪威北角(Nordkapp),便絕對有一股置身極地盡頭的感動,特別是冬日來訪,在柔弱短暫的陽光映照下,站在岬崖之巔,看着分不清雲和雪的白皚皚景致,實在凄美絕倫!

  要在北角看飄雪絕不是夢,全因我所說的,並非我們熟悉的港島北角,而是遠在北極圈的挪威國境。這個位於挪威北部馬格爾島(Magerøya)的岬角懸崖,雖未及鄰近的Knivskjellodden更靠近北極,卻常被人誤以為是歐洲大陸最北之地,並吸引不少遊人特意前來,一睹午夜太陽這個難得一見的夏日景致。

  這個位處北緯71o10'21"的地點,不但越過北緯六十六度的北極圈,距離北極更只約二千一百公里,予人如臨地極盡頭的感覺,實在不足為奇。據說在十六世紀,英國探險家Richard Chancellor探尋北方海路航線而發現這地時,便特別以「北角」來命名,自此以後,不但多名探險家曾攀登這陡峭崖壁,在十九、二十世紀,更先後有挪威及泰國國王分別駕臨,悉數說明極地的吸引力。

  現在要到挪威北角當然不如往日般艱難,像我這趟乘坐Hurtigruten郵輪,便可在Honningsvg停靠時,參加到訪北角的岸上遊行程。由於我們是深冬造訪,約一個小時的車程沿路盡是積雪,在剷雪車護航開路下,看着途上茫茫雪山,已覺美若出塵,可是當我抵達目的地,才明白何謂真正的人間仙境,只見不少遊人穿過作為遊客中心的北角大廳,便直趨那地球儀形狀的北角地標,或是往另一側的地球兒童紀念碑(Children of the Earth)拍照留念。

  我卻被誘人雪景迷倒,只管冒着凜冽寒風,向着厚厚積雪的方向前行,此時四野無人,眼前實在分不清白雪還是雪霧的白皚皚景致,心中泛起遺世的平和寧靜感覺,而當我走到常出現在明信片上的懸崖旁邊,更湧起一種得見人間絕色的感動,有趣是當我定睛望向那通往北極的海洋時,竟發現無盡大海原來早已因結冰而變得紋風不動,這個如瞬間凝住的畫面實在神奇,只有親身到訪方能領會。

  雖說北角風光絕美,要趁天還明亮時多看美景,卻別因此而只顧站在崖邊,除因保暖緣故,也因室內還有眾多不可錯過的遊趣。

  猶如遊客中心的北角大廳,活動出奇地豐富好玩,數個樓層除有播放北角四季風光的全景影院,也有詳盡介紹北角歷史的室內資料步道,在此按歷史時序觀看登山探險的古代場景,再欣賞模仿炫幻極光的布置,甚至是參觀紀念泰王到訪而設的展室,都可深入了解當地的特色。同樣不容錯過的還有教堂及郵局,前者雖然小巧,卻富北歐風的精緻布置,而在後者則可寄出蓋上特別紀念印章的明信片,向遠方的朋友傳情達意。

  回到通往崖邊的地面樓層,還有餐廳及紀念品店,在此邊喝着熱咖啡、邊看着落地大窗外的雪白景致,固然溫暖寫意,來到店鋪購物更是興奮。店內的貨品選擇豐富齊全,除有北歐風的精品雜貨,也有價錢相宜的挪威名牌雪褸及羽絨衣等極地裝備,不過最受遊人歡迎的,相信是各款具紀念性的產品,如寫着北緯七十一度的裝飾牌子便吸引不少人捧場,值得一提是店內還有售北角證書,可寫上個人名字,必定是北角朝聖的最佳紀念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