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關新界北部未來如何發展,當局最近完成初步可行性研究,當中涉及備受議論的粉嶺高爾夫球場,報告就是否利用球場土地建屋列出不同可能性,同時指出球場內有大量古樹與名木,而減少球場面積也會令香港失去舉辦國際賽的機會。香港建屋土地雖然難求,但上述兩因素的確須認真考慮,公眾對這個百年高球場的歷史和現實價值,要有客觀合理的評估,才可作出最有利香港的取捨。

  對於粉嶺高球場應否建屋,一些贊成人士簡單地將球場形容為富人後花園,把討論套入民粹二分法,而少提他們經常掛在口邊的保育論及支持體育論,其雙重標準顯而易見,卻扭曲了對問題的客觀討論,把公眾引導到情緒化方向。

  「歷史氛圍」要整體保留

  粉嶺高球場建於一九一一年,經過多年建設經營,廣植樹木花草,擴大球場範圍,終有今日的規模。不要說場內的歷史建築(如列為歷史三級建築物的半月亭),整個球場本身就是極具歷史價值的「古迹」,與現存所有百年建築一樣,都應該保留。保育人士經常說要保育「整個歷史氛圍」,當年政府考慮改建下亞厘畢道舊政府總部時,他們就大力反對,認為全個區都要完整保留,任何局部改動,都會破壞整體歷史價值。如果保育人士對粉嶺高球場也有這看法,就應該反對將之「切割」來建屋。

  香港的歷史建築愈來愈少,珍惜仍存的古迹,已成為公眾共識,所以中環街市雖然殘破,大家仍盡最大努力保留,中區警署與美利大廈也在悉心保育下「復活」,並獲得市民掌聲。為何一些人對保養良好的百年球場,卻去之而後快?究竟他們是順民意還是逆民意?公眾不難判斷。

  市民和環保團體近年對自然保育極之關心,市區一棵大樹被砍,都會招來怒吼,一些發展項目也為了保留大樹,花費千萬安置。粉嶺高球場內約有三萬棵樹木,當中有八十棵可列為古樹名木,大多已逾百歲,另外還有至少八十多棵受保護品種樹木,加上多種生長於林木內的禽鳥昆蟲,整個高球場本身就是一個生態價值極高的「樹木保育區」。如果市民與保育團體認為「一棵樹也不能倒」,沒理由不反對為建房屋將高球場大批古樹砍掉。

  國際地位與場地分不開

  討論粉嶺高球場的去留,還要衡量其現實價值。香港只是彈丸之地,也非盛產高球明星的地區, 但因粉嶺高球場的設施、規模與歷史地位,成為了主辦高手雲集國際賽的場地。這獨特條件,造就了香港在國際高球賽的地位,如果我們自己把條件廢掉,盛事只會眼白白流走。此外, 香港近年開始湧現一批年輕高球選手,並在國際揚威,粉嶺高球場也起着重要作用。

  田徑界為保護灣仔運動場大聲疾呼,結果場地得以保留,社會也應以同樣態度看待粉嶺高球場在高球運動發展的角色。

  覓地建屋有多種方法,雖然不容易,但社會在選擇時,應先作理性評估,想得透徹一些。粉嶺高球場的價值,不能以建多少房屋來衡量,若貿然決定,將釀歷史大錯,永難彌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