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一屆政府流出第一滴血,通訊事務管理局主席王桂壎因漏報持有中國移動(941)的股票而致歉,兼向特首林鄭月娥請辭,並獲得批准。王桂壎並不是由林鄭委任,說他是第一滴血,只是從管治時間計算,準確形容是半滴血。

  司馬文不辭職兼參選

  王桂壎的任期原為兩年,去年四月才獲委任為通訊局主席,前後只做了十個月。他聲稱是上周四沽售股票時,才發現自己漏報,即日通知通訊辦,翌日請辭,行動相當迅速。對於他以請辭方式處理漏報事件,暫時看來未有引起太大反應,沒有報紙做A1頭版,個別甚至只有幾百字。有人問,王桂壎持有中移動股份,中移動在港有營運,在此情況下,他有沒有利益輸送的嫌疑呢?如果像司馬文做了區議員明知僭建都不拆,被揭發後仍然照去選立法會議員,王律師的做法是否過敏一點呢?

  從業務性質看來,由於通訊局是監管香港廣播業和電訊業的機構,所以直接監管中移動,利益關係相當明顯。若換一個角度來看,中移動是內地的萬億巨企。理論上,政策上即使有人做出有利中移動的決定,由於香港的盈利對中移動只是微不足道,難以對中移動的股價產生影響,要通過買賣股票而得益的機會接近是零。

  重藥斷尾無謂被人搞

  因此,王桂壎如何回應今次事件就有點微妙。他今次請辭,從報紙反應去評估,即時請辭的動作似乎太大。有人分析,這可能是由於王桂壎在披露漏報的同時宣布請辭,加上他平日不算太惹火,風波才沒有鬧大。否則,同一事件發生在另一個人身上,職位又比較敏感,當事人沒有即時斬纜,隨時就會引發連場風波,很有可能被人到廉政公署投訴告發。

  究竟外界有沒有批評、狙擊,或多或少與當事人的回應有關。王桂壎第一時間請辭,大家覺得無可追殺,加上他向來不惹火,所以外界覺得無事,聽到說中移動這樣大的公司,不可能因為香港的生意影響股價令他獲利,會相當接受。但這些全是事後推測。若然王桂壎不辭職,他會否被狙擊亦難料。畢竟,他沒有申報是客觀事實,簡單直接。本來,刑事案要不留合理疑點,要證明他刻意漏報有相當難度,但如果外界吵吵嚷嚷,事態發展就很難控制,所以今次以重藥醫病,務求斷尾,很難判斷反應是否過敏,反正事後水波不興,就當這半滴血沒有白流。

  置身事外尚可求清靜

  今日從政者十分容易惹來麻煩,特別是建制中人。就像今次漏報持有中移動股份,若然有人有心搞事,可大可小。王桂壎本身是法律界人士,看來深明這個道理,既然如此,不如及早置身事外,樂得清靜。從有心服務公眾的人來說,做公職要做得安穩不是易事,發現問題能全身而退,都值得額手稱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