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記者)聯邦政府從社福欺詐個案中追回破紀錄的14億元,包括一名男子利用兩名已逝世的孩子的身分,以及一名已婚母親訛稱單身,分別向綜聯(Centrelink)騙取十多萬福利金。

《星期日電訊報》(Sunday Telegraph)昨日報道,過去18個月,民政部據所訂立的、但備受爭議的數據對比方式,調查了逾1,400個可能存在社福欺詐的個案,將其中956宗個案轉介警方。

其中一個個案揭示,36歲的兩孩之母韋星(Kristy Lee Wessing)在10年間向綜聯騙取了16萬元,她的理由是自己屬單身,要養兩名孩子。事實上是,在這10年間,她嫁了一名男子,即上述兩名孩子的生父,「夫婦」倆在銀行開了聯名戶口,妻子並為丈夫買了一輛汽車。

打扮似英國著名樂隊組合「辣妹」的韋星自稱居於一個叢林家居,她甚至在被揭發之前製造了一名虛構的屋主。結果,韋星欺詐政府機構罪名成立,被判監3年。

在另一宗個案中,64歲的藝術家David Alan Knipe在接近10年間向綜聯申領了125,586元社福,而他所用作欺騙的手法,是利用連串虛構的身分。他利用向當局聲稱尋工的時間,找到兩名與自己出生時間差不多同期的已故孩子的身分,他甚至透過利用其中一名孩子的身分取得護照,先後8次往海外旅遊。最後,要外交部與綜聯聯手,才把他繩之於法。

在另一個個案,一名沒有孩子的女子自稱育有孩子,申領了父母照顧年幼子女社福。此外,一名雪梨女子同時做兩份總入息88,895元的工作,但就向當局申領失業社福。

報道稱,自上台執政以來,聯邦政府已透過自動承諾及數據對比系統,追回14億元的稅款。這一系統甚為簡單,主要是比對申領社福者向綜聯所上報的每兩周收入,以及澳洲稅局所獲得的報稅資料,以檢查申領者是否存在欺詐。

不過,在數以千計不正確的追債通知書寄給真正的父母、殘障社福領取者、照顧者及尋工人士後,政府同意再次檢討這一備受爭議的制度。

自2016年中有了上述制度後,當局每年抽查逾60萬宗懷疑詐騙社福個案,從每年1,580億元龐大的社福申領中,追回40億元。去年度,當局所抽查的個案,較2012-13年度多50萬宗,而在2012-13年度,當局只能取回被欺騙的2.2億元。

報道引述民政部長祈南(Michael Keenan)說,政府對所有欺詐社福者零容忍。祈南指,澳洲已有一個非常仁慈的社福網,反映政府一直相信公平原則。不過,當大多數國民做出正確的行為時,部份人則蓄意對制度進行欺詐,剝削所有澳洲家庭。

祈南指前工黨政府在追討被欺詐的社福資金方面表現十分隨便,而聯盟黨政府對此則十分認真,確保合資格者才能領取。(陳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