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Baselworld表展將於3月舉行,Breguet(寶璣)上周發表了最新的Classique Tourbillon Extra-Plat Automatic 5367,是參展主流品牌中最快發表的Pre-Basel作品,頓成城中熱話。早前品牌創辦人Abraham-Louis Breguet的第七代傳人更帶同罕貴的博物館級別珍品來港,暢談Breguet古董表的精采設計工藝。

  對於鐘表收藏家來說,Emmanuel Breguet的名字早耳熟能詳,他除任職Breguet副總裁及品牌的博物館館長外,還為古董Breguet鐘表擔綱鑑賞重任,現時拍賣會上的Breguet拍賣品,全須由他簽署認證。Emmanuel Breguet貴為品牌創辦人Abraham-Louis Breguet的第七代傳人,不但熟悉家族的作品歷史,而且更四出搜尋罕有古董珍品,以豐富Breguet博物館的藏品,記載表壇傳奇。

  要業務繁忙的Emmanuel抽空接受訪談,實非易事。早前筆者幸獲跟他作單獨專訪機會,Emmanuel大談鐘表工藝,更親自導賞數枚重要的歷史性時計傑作。「我於博物館扮演的角色,是負責歷史資產管理,編撰品牌博物館檔案資料,所以對家族的古董作品極為熟悉。家族的製表歷程中,最令人難忘是表冠機械,表冠出現前,所有鐘表都是用鑰匙來上鏈,直至Breguet先生發明了表冠為止。現時雖然99%腕表用家已經忘記了這個表壇重要歷史,但這發明卻仍然應用於每枚腕表上,這點是令我為Breguet發展史最自豪及感動之處。」

  訪談期間,Emmanuel談到很多品牌獨家裝置的歷史及變化,例如降落傘式避震、寶璣游絲(Breguet Overcoil)等,其中首創的三問表專用音簧,更奠定了後代三問表的基礎。他又拿出自己於1997年撰寫的《Horloger Depuis 1775》,細心比對現代作品與古董Breguet的相連性,「這書是第二版,比初版加入了更多圖片,也補充了近年才發掘的品牌事迹。現時Emmanuel平均每月還會為約六個寶璣古董鐘表拍賣,進行鑑別,他坦言過程很複雜,需要先找出該作品歷史,再確認其細節及機械結構,很多時甚至要花數個月時間才可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