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三點水,人如其名,墨水不多,因緣際會,闖蕩江湖,資質平庸,難成大器,音樂世界,享受逍遙。)

  二〇一七年,是陳昇歌唱事業忙碌的一年,七月出完新專輯《歸鄉》,十二月再下一城,推出情景互通的《南機場人》,還有十二月三十日晚於台北國際會議中心舉行的《說故事的自由人》跨年演唱會,絲毫不受低迷唱片市道影響,創作、發片、演唱,隨心所欲,看似遊戲人間,實際卻是一個有心有力、樂在逍遙的音樂老頑童。

  對於很多香港歌迷來說,認識陳昇,大多始於上世紀九十年代台灣滾石唱片進軍香港市場,帶來他的代表作《把悲傷留給自己》,他充滿「男人味」的唱腔,擊中不少感同身受熟齡男士的心坎,在向以偶像主導的主流市場裏,旋即闖出名堂,不僅他的「佬味」深入人心,歌曲更成為當時卡拉OK的熱點金曲。

  陳昇也不是沒有年輕過、賣樣過,他雖談不上俊朗,但一九八八年、年近三十歲推出的首張專輯《擁擠的樂園》,封面上的相片、MV的造型(現時仍可在網上找到官方MV,大家可以一看),跟一般年輕歌手無異。事隔三年,他推出《把悲傷留給自己》,外形還沒有大改變,但成熟的聲腔演繹,卻像是飽經情事滄桑的大男人,尤其是香港歌迷,被他獨樹一幟的唱腔所吸引,不知當年才三十出頭的他有何感受?

  一路以來,陳昇作品不輟,「昇式情歌」深受熟年歌迷追捧,一直享受音樂工作的他,除了自家音樂製作,也組成新寶島康樂隊,製作台語及客家語專輯、舉辦跨年演唱會,兼且出任歌手專輯製作人等等,是台灣樂壇另一位才情充沛不可多得的音樂人和歌手。

  個性隨和、不拘一格的陳昇,慢慢地,個人形象愈見隨意,甚至拋開藝人形象,不管閒時或演唱會上,經常以汗衣、短褲、拖鞋或夏威夷恤示眾,難得歌迷群眾不以為忤,完全接受他的親民形象。

  自上世紀九十年代初滾石唱片進駐本港,便安排不少台灣歌手來港發展,因此我曾跟陳昇見面聊天。還記得坐在咖啡室裏,有趣的他,看似漫不經心,不時游目四顧,卻是一位沒有架子、有問必答的人,不過有時話頭正濃,他會忽然望向街外,然後告訴我剛有人走過,真教人沒好氣!這就是隨意可愛的陳昇。

  二〇一七年,令我意外的是,陳昇竟於短短五個月裏,推出了《歸鄉》及《南機場人》兩張國語專輯。當聽完這兩張專輯及知道專輯的製作意念後,自會明白陳昇的想法,想於短時間內讓兩張情境互通的作品集呈現大家眼前,因為兩張專輯灌注的都是濃濃舊情。

  為本省人而唱的《歸鄉》,寫的是陳昇年少離家出外打拼的故事,帶出歌者一份歸鄉情怯的忐忑心情,接着為外省人而寫的歸鄉《南機場人》,寫的則是他日常生活、創作原點的故鄉,兩張專輯一氣呵成的寫出他對舊情舊物的眷戀和懷念,還有為記念去年拆遷、三十五年來伴他錄音的麗風錄音室。《南機場人》就是麗風錄音室生產的最後一張專輯,也是陳昇錄製的第三十張專輯,專輯中《斑駁》一曲MV,便於錄音室內取景,記錄了陳昇跟樂手有如告別老朋友般,一同緬懷瘋狂的青春歲月。

  今年,是陳昇「登六」之年,這個走過人生一甲子,看似不受俗務羈絆、性格大剌剌的大叔,卻是一個洞悉人情物事、心思細密和念舊之人,憑歌寄意,贏得熟年歌迷的共鳴。音樂路上,三十年來看着樂壇潮起潮落、興衰更迭,面對新世紀音樂的衝擊,由始至終不改他對音樂的想法,樂得自由自在創作、歌唱。他那愈見隨意的衣飾打扮、言談舉止,以至演唱模式,反倒成為他獨步江湖的標記,好像聽他近年創作的歌曲,時有出現曲詞不搭的情況,但在他「自由式」的演繹下,似乎又很合他不拘一格、隨心所欲的性格,也難得華語樂壇擁有這位老頑童,即使景氣持續蕭條,他做的音樂、他唱的歌,依然有趣好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