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報道)患糖尿病及因中風癱瘓的中年婦人〇九年入住位於黃大仙的春暉護老院,一個多月後因全身多處生壓瘡而受細菌感染,引起敗血病死亡。遺屬指護老院未有適當為長期卧牀的死者翻動身體終致其死亡,屬疏忽照顧,興訟向護老院索償。案件在區域法院審理後,法庭昨頒下判詞,裁定護老院疏忽照顧,需為死者的死亡負上法律責任,判被告需向遺屬賠償五十三萬元及利息,兼需向原告支付訟費。

  原告為死者任月娥女士的丈夫黃柱石,被告為春暉護老院的經營者陳淡玉。判詞提及,死者於〇九年十月十七日至十一月廿六日入住春暉,入住時她除了耳上長有輕微壓瘡外,身體並沒長有其他壓瘡。於十一月廿六日,死者因發高燒而被送院,醫生發現其腳踝、背部、肩膊等多處有二至三級的壓瘡,誘發細菌感染及敗血病,最終她於十二月七日情況轉差及離世。

  法官在判詞指,被告依賴院方的轉身記錄表證明其員工有定時替死者轉身,但相關證供全不可信,例如從表上筆迹來看是有人於同一時間、地點,一次過填上有關轉身記錄,又認為記錄並不反映事實,而且院方又是拖延了約五年的時間才能首次提供該記錄表。法庭認為該記錄縱非事後揑造,亦絕不可靠,拒絕採納為證據。

  法官亦指被告在盤問中從不正面回答問題,只不斷逃避;在回應尖銳問題時又只懂提高聲調,更不停地指責死者的兒子為「貪財廢青」。參考本案醫學證據等客觀事實,法庭毫無懸念地認為被告並非可靠的證人。另外,法庭亦同意「不辯自明」的法律原則適用於本案,指被告需要提出合理解釋,為何死者在春暉的照顧期間身體多處長出了壓瘡。

  綜合所有證據,法庭裁定春暉疏忽照顧,需為死者的死亡負上法律責任,判被告需就死者生前因被告的疏忽帶來的不必要痛楚、原告的喪親之痛、死者的安葬及殯殮費用,賠償共五十三萬元連利息給原告,而被告亦需支付原告的訟費。

  案件編號:區院傷亡訴訟二五二三——二〇一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