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記者莊昕報道)「加拿大退休金計劃」(CPP)改革在明年正式啟動,右翼智庫菲沙研究所(Fraser Institute)指,一旦該計劃全面實施,超過90%有子女的加拿大家庭將支付更高的稅款,平均每年增加超過2,000元的負擔。有註冊會計師表示,國民應該有更多的自由,掌握自己的財務安排,政府不應過多干預。

菲沙研究所周四發表最新的研究報告指出,CPP改革明年開始逐步實施,絕大多數加拿大家庭將為此增加負擔。該所經濟政策研究總監拉馬姆(Charles Lammam)表示,自2015年以來,聯邦政府已經出台了一系列個人所得稅的稅收改革措施,並且還將從2019年至2025年,逐步增加CPP供款,在9個參與省份全面實施。

每家庭每年負擔增2,218元

他說:「杜魯多政府一再強調要降低加拿大家庭的稅務負擔,但事實上,一旦這些改革全面實施,幾乎所有的本國家庭,都將要面對更多的稅務賬單。」

拉馬姆稱,假設CPP供款改革目前就全面實施,除了已經到位的個人所得稅調整之外,加國92.2%家庭無論收入如何,將支付更高的稅款,平均每年增加2,218元,而光是CPP改革一項,就要多付1,624元。對加拿大中產階級來說,那影響就更大,一旦CPP改革全面實施,98.8%有子女的中等收入家庭,勢將繳納更高稅款。

大溫資深註冊會計師章亞飛周四接受《星島日報》記者訪問時表示,雖然CPP改革的目的,是增加退休人士的收入,但是根據她的計算,一般收入的中產階級三口及四口之家,每年要為此增加2,000至2,500元的負擔,而這些年輕家庭,更需要財務支持:「年輕人須要花錢接受教育,也須要供養家庭及孩子,他們現在正是需要金錢的時候。」

她更認為,政府不應該過多干預國民財務安排,應該給居民更多的財務空間:「一般個人及家庭都會安排各自的退休計劃,政府不應強制多收CPP。」

她說,即使僱主也相應提高給僱員的CPP供款,但是員工就未必受益:「因為羊毛出在羊身上,僱主的工資開支是基本固定的,這邊多付給CPP了,那邊就要從薪水上剋扣,員工最終並無多得。」